昨天晚上,拜訪完機構,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完成了一項一直放心頭的任務,竟然毫無成就感可言(只覺得很餓)。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理論上完成某些任務的時候不是都應該至少有些成就感嗎?

這時我就開始發現,好像不管我做了什麼,幾乎所有的事對我來說都是沒有或者僅有極少的成就感的。

我少數真的覺得非常滿意,能夠想得起來的那幾次,是我幾乎獨力籌辦了一趟30人的旅遊行程,還有另一次我和幾位同學合辦的聖誕party。

關於樂團,我不滿意,我沒有非常有成就感,但是我非常喜歡去做。

關於工作,我還不夠滿意,有了一點點成就感,但是逐漸地正在麻木著。

關於服裝設計,我超級沒有成就感,根本已經到了自卑的地步,已經變成一個惡性循環,根本不想做也不想進步的狀態(糟)。

 

忽然就有種念頭,想好好把自己所有的感性理由完整的解剖開來,弄個清楚。

說不上來為什麼該這麼做,但我忽然很想要從這個角度了解自己。

 

每一天促使我走下去的動力是什麼?我是從這個地方開始下解剖刀的。

我看見自己過去的一切,好像一直是為了掌聲而活的。我所有的希冀、願望都不過是為了掌聲,為了尋找他人的認同眼光。

因此,我沒有成就感可能只是剛好而已,因為我還沒獲得掌聲,對我而言就沒有正向的報酬。

我發現我常常很難設定一個長遠的目標去執行,或許也跟我的掌聲原動力有關,畢竟許多事情只靠著外界掌聲的單薄幻想去支撐是走不下去的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很可能將會永遠沒有成就感。

這裡又得要更深入地去想:我是不是根本就不懂自己的個性跟喜好?我不知道什麼事情是真的帶給我快樂與成就的,我只是一直在往理想中掌聲大的地方走。

 

沒有成就感,就不會有想要往前走的動力,沒有成就感,就會開始懷疑自我,想要偷懶、放棄、假裝不在乎等等。

 

我是個非常非常好逸惡勞的人。

常常進行到一半,甚至才剛開始就會動起放棄的念頭,這樣的個性讓我其實非常需要小的成就感來延續。

如果可以選擇,我絕對會先選擇娛樂再說,不太會去為了長遠規劃而非常努力。這也是我個性中一個還滿需要改善的地方。

即使只有一點點都好,我希望可以自己創造正向回饋來鼓勵自己一步一步的前進,不再只是盲目追隨掌聲。

我希望自己可以養成這種正向的回饋,不管對於什麼樣的計畫跟目標。

 

正向思考的重要性,看看你完成了什麼,不要一直去想你還有多少未完成的重大目標。

就像登山,總是只能從山腳的階梯,一步一步地走,就會逐漸看見山的全貌

千萬別想一步就登頂,因為那不可能,不實際。

 

快樂的源頭是什麼?那是製造成就感的好方式。

我發現我最大的快樂源頭經常來自於食物,接著是看展覽/電影/表演/各種活動參與,發呆看閒書。

吃東西的時候總是非常開心,吃到好吃的東西簡直狂喜。咖啡跟酒則一直都是我的日常良伴,曾經有一段憂鬱的時光,我常常一下班就想倒在家裡喝酒尋歡。

其實我更喜歡與人接觸。這一點令人驚訝,因為我一直以來幾乎都是獨來獨往的,而我的內心卻渴求跟人交往。

我發現我喜歡辦活動或者參加活動,都是因為可以從他人那裡獲得直接而且自然的回饋跟交流。

可是我常常對於朋友感到既膽怯又依賴。我很少主動邀約,當然也很少接到邀約。

我好害怕被拒絕,害怕被朋友冷落,害怕被討厭。

這裡彷彿又回歸到了剛才解析出來的,那個一直在追尋掌聲的我。

當我把別人對我的觀感變得比自己的感受還重要的時候,我就不會為了自己的需求踏出勇敢的第一步。

我知道這樣其實是很自卑的,對於所有屬於我的東西,我都不可能有自信,因為我不看重我自己的想法跟感受,自然就不會有自我的信任感。

 

如果要製造正向回饋,除了食物以外,得先重視自己的感受,站穩腳步,慢慢的來。

 

經常的悲傷來源是什麼?

同理,因為我經常讓自己處於一個孤獨的狀態忙碌著,因此我會一直感到很悲傷跟寂寞。

有那種想要說話卻無處可說的焦躁,以及那種就算有了伴卻也常常害怕得不敢亂說話的堅持。

如果要好好處理這個人格特質,我想我還是得先從重視自己的感受開始。

認真的去感覺所有經過身邊的人事物,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不是一昧地迎合。

 

我沒有個性。

就如同上一段的結尾一樣,我是一個喜歡採取迎合,塑造自己成為一個適中個性的人。

基本上就是一個好好小姐。但其實我是有個性的。

我很焦躁,喜歡口出狂言,喜歡快言快語,喜歡跟別人鬥嘴

討厭被別人指使,喜歡照顧弱者,喜歡逗別人笑

討厭別人講話很假,討厭別人過度的溺愛

喜歡大笑,喜歡直接而狂放的情感流露,喜歡喝醉,喜歡理性思考

其實我不喜歡當乖寶寶(因為我不是)但是我一直都在扮演她。

我很少很少可以直接表露自己,只有幾個朋友知道我的樣子吧,或許那也就夠了。

我希望我可以更成為一個表裡合一,重視自己的人。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一生,就是在追尋快樂而已。滿足了基本的生活必需以後,剩下的就是追求快樂的路。

什麼是快樂?什麼能讓我們快樂?這是我反反覆覆不斷質問自己的問題。

或狂奔,或跌倒,或在途中撿拾了許多不必要的東西。我總以為,拿的越多就應該越快樂。我總以為,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永遠快樂。

為了逃離極度忙碌而焦慮的生活,我到了澳洲,與真正的生活隔絕開來,給我一段很好的空間與時間去思索生活的意義。

我隻身到了那裡,除了興奮得像個小孩四處地探索,觀察以外,第一個念頭卻是無比的孤獨。我開始真正體會孤獨。孤獨是害怕自己在異鄉死去而沒有人在意。孤獨是只能對著電腦裡好幾萬公里以外的人說著斷訊的話。孤獨是結交新朋友的良方,孤獨是培養獨立堅強的唯一練習。孤獨讓感官變得十分敏銳,孤獨讓人能一眼看穿誰和你一樣孤獨。

對我而言,孤獨是快樂的反面。即使我明白必須穿越孤獨才能挑戰夢想,我還是一樣很脆弱,沒辦法正面迎戰孤獨。

忍受得了孤獨的話,就會繼續進步下去,孤獨事實上是重新開始與一無所有,孤獨可以逼人強化自己的能力,好讓生活更不孤獨。可以過得很悲慘,也可以過得很燦爛。孤獨完全沒有不好,但是對我而言,孤獨是非常難受的。

然而忍受了孤獨以後,又能得到什麼快樂?實現夢想的快樂?實現夢想以後真的會快樂嗎?實現夢想需要用快樂來換取,這我了解,但是實現了夢想以後,難道就可以一直快樂下去?我不確定,在追尋夢想的一路上,我看見的、體會的都是苦甜參半,可以預見的那些我曾想望的未來也似乎沒有比較快樂。

世界上是不是沒有完美的工作?沒有完美的人生?我們的不完美其實已經是完美,如果你看過白日夢冒險王的話。

不認同這個產業為了美而破壞環境的做法。不認同這個產業大量生產造成的浪費。我想改變,但不知道怎麼下手改善。

另一方面,我又問自己什麼會讓我快樂。

經濟自由,與朋友家人的相處,每天有機會做自己的事情,唱歌,彈琴,畫畫,摸摸狗,看看動物,跟動物相處。

做一些需要解謎、任務性的工作。

快樂其實沒有很難,當你可以經濟自主,快樂隨之而來,是一種簡單知足。但如果想要進步,就要邁向恐怖痛苦的路,撐著走下去。

 

我想我還沒找到遠大航道的終點,它顯然已和過去的夢想不再一樣,我想要更精確地找到我想做的事情。

即使痛苦或者孤獨,都應該要勇於接受,學著調試,而不是斷然拒絕。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喜歡你

你會愛我嗎?

如果約你來

僅僅是為了見我一面,

你願意嗎?

 

我不那麼做,僅只是

因為不能夠

因為承受不起

可能性  與那之間錯綜複雜的矛盾

一切

只不過是專屬於我的難題

 

難以回頭

只因為不能回頭

所以我選擇硬是

不要回頭

 

但終究

還是盡我所能地試著接近

不管是什麼樣的層面

那個我

都想與你有所關聯

或許這樣已有些痴狂

然而

當一切都在大腦中

早已荒腔走板時

我想我是沒有決定權的

 

 

醉了

只記得對你總有過多的幻想

只清楚地想起你說會留意我的訊息

我知道你或許有些在意我

但絕對不如我在意你那麼多

 

其實僅僅是依賴著那些依戀維生而已。

就像我依賴著那些散客的愛而生活著一樣

我是一個多麼需要愛來灌溉的人類

或許比我自己想像的

都還要更加需要

 

最後想弄清楚的是,

依戀可以算是一種生活方式嗎?

我卻感覺

像在自殘  像在嗑藥

每多痛一次

就感覺活著一點

每多得到一點點

卻像毒品般給人無限的幻覺與美好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並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的情緒背景值總是悲傷,它像偏藍色的白色畫布,你每每以為那就是純白,卻怎麼畫也畫不好,只顯得自己多麼焦慮不安。

讓我安靜的在等紅綠燈的街頭裡落下淚來的,到底是自我毀滅式的徹底否定,或者僅僅只是寂寞而已呢?其實我並不是非常確定,兩者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我如果馬上車禍死去,或許也不會有太多人在意,或許就會像昨天看的電影“無人出席的告別式”那樣突如其來的死亡,卻不被任何人悼念,充滿了哀傷。

或者,就是這層共通點,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深深的絕望。

我做著我的工作,日復一日,忙碌地東奔西走,並在晚上另起爐灶進行其他計畫。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在這個社會裡的位置是什麼。

每一天,面對每一扇打開的門,我總是掛著滿臉的微笑與親切的問候,但心裡的某部份其實是很空洞的,因為這一切的美好都不過只是職務上的互相關懷,一旦我有一天離開這個職位,這些情感是否就隨之毀滅,不再有延續的可能?我開始意識到我下意識地仰賴這個情感層面而繼續生活,因此感到十分恐慌。

自己對於其他人而言,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有時候我感到我似乎很自私,好像所有事情與時間應該要繞著我轉,我的自我中心與高高在上的自尊,似乎從來沒有為誰而有一點點的移動,但如果我不那麼繼續獨立地生活下去,就會馬上開始變得更加脆弱不堪,所以我必須死命的擁抱我的自尊而活著。

對於顧慮他人的感受,我承認我總是考慮欠周,但是我不過是粗心或懶散,卻從沒有想過要傷害誰。是不是總給人難以接近的印象?不苟言笑,懶得說話,有時候並不是討厭,而只是覺得彆扭。經常覺得社交很辛苦,就想著是不是放棄算了,為什麼我就得為了其他人扮演一個不太像我的親切的人好與他們互動?說穿了或許就是:我巴望著別人喜歡我卻又不想刻意討好或扮演什麼,就算我偶而這麼做了,或許都還是會失敗。或許就是這層矛盾讓我感到難受。

想想自己主動親近的朋友,總是第一眼就偏向了喜歡,並不是抱持著一種人人平等的觀察態度在對待每個剛認識的人。所以我依然抱持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心態在交友,或許這是不對的吧,但我本能式的這麼做了。

我對於人性是抱持著悲觀的主義,我偏向預設所有人基本上都不喜歡我或者對我毫不在意,因此我的悲觀總是在針對我自己並讓我感到痛苦。我並不知道我該做些什麼來跟這個世界互動,才能夠真心的感到開心。除了看電影、吃、喝酒、咖啡以外,好像就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或什麼人可以讓我愉快了。

每個人都是寂寞的嗎?並不是的。

但每個人都有需要讓自己不再寂寞,端看你怎麼做來達到這個效果。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10 Sun 2018 00:08
  • 荒唐

我不可思議地騎車穿過了河面

輕盈的像一只緩慢滑行的舟

陰暗的橋底下   對面卻迎來

你張開的雙臂

與堆滿的笑容

 

忘了

跟你都說了些什麼

只有我

本能似的

撫摸你側睡的臉頰

和一個隨之而來

出乎意料的

過度嚮往的

潮濕的親吻

 

夢境

都是荒唐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9 Sat 2018 21:38
  • 皮鞋

我在騎摩托車等紅燈時,總是在左顧右盼,不停觀察路人跟騎士。我總會猜想他們的職業與心情,無端地做一些城市觀察與心智練習。

今天我在民權東路上,撇見了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臉紅噗噗的,因為午後的陽光正刺痛著他的臉龐。此時的他卻帶著一種滿足的表情,像是正要回家的樣子,在下午四點半的陽光下,幾乎是幸福的神情。我猜想著他的工作,可能是印刷公司裡的職員,需要做些偶而粗重的活,因為他看起來微微出汗。

他穿著偏灰的鵝黃色短袖襯衫,寬鬆地隨著午後匱乏的風微微擺動。還有一條是黑色卻不那麼黑的長褲。一個標準的傳產中年上班族,我心裡這樣想。仔細觀察上衣與長褲,是洗過多次的樣子,布料是洗薄的,柔軟而輕微起皺,卻乾淨,只是有著歲月的輪廓而日漸溫柔。那對我來說,是種簡樸的節儉,我很喜歡著像這樣帶著故事的衣服。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終於看見了他的皮鞋,在這個和諧的畫面裡份外的突出,皮鞋是完美、新穎而毫無灰塵的黑。“閃閃發亮” 就像有個聲音這麼說似的,我竟無法不注視他那雙漂亮的黑色皮鞋,還差點被他發現。鞋子並不是花俏的尖頭或雕花款式,而是實用而包覆性高的橡膠底黑皮鞋。我此時知道他的工作可能是需要經常站立的,並不過度講究衣著打扮,卻需要有著穩固的功能性,就一如行銷與製造業那樣壁壘分明。但就我觀察過的所有騎士的鞋子,不論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想像職業,卻從沒有人的鞋子能如他的一樣乾淨發亮,像是剛剛才用心地擦過似的。

 

他的個性與職業開始跟著那雙漂亮的鞋而變得遙遠難辨,卻閃閃發亮著。

 

我一直在想像,是怎樣的狀態讓他的鞋突兀地如此完美?

最簡單的解釋是,節儉的他,終於買了一雙新鞋。

或者,他其實內心是個對鞋子分外在意的人?對自己的鞋子非常積極而認真保養。

或者,他正在造鞋產業上班?

 

我一直看著那雙鞋,直到綠燈起了的時候,我的心裡還是只有那雙閃亮的皮鞋。好像我剛才所有的判別都可能因那雙鞋而失誤。

我們總是用視覺的直覺印象去評價他人,卻忘記真正去了解那些影像背後,人生而為人的本質。

每個人都該有他屬於自己而獨一無二的樣子,不是單靠那些外表的膚淺猜測就能猜到。每個小細節的背後或許都藏著巨大的故事脈絡。

或許那雙鞋也是,他給你一個幽微的小線索,告訴你這個事實:這個世界沒有樣板,每個人都是完全的獨特。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同意嗎?

在一個自由資本的社會裡,所有的工作都應當有人來做,所有的工作應該要不分貴賤。

因為不管你做什麼,很多時候一件事情的成就是大家一起完成的,少了哪一個都可能造成影響。

我們口口聲聲倡導自由平等的社會,我們說:人人皆應享有自由平等。

轉頭卻又給這一切標上價錢,一個清潔工的薪水與一個工程師的薪水標示了這個社會對人生的不同定價。看過Fight Club的人都會想起那個經典的標價畫面,是的,人的生命也被標價。每個人的價值觀將永遠會被這個標價給綁架著,或多或少。

 

你同意嗎?

沒有一個生命比另一個更加可貴。我曾經憤世忌俗的認為,價格不是唯一的價值評斷,人的生命應該無價。

但很抱歉,生命很悲慘的是有價的。

當你年老,不再對社會有貢獻之時,你要繼續生存所花費的總額就是生命的價值。你會需要更好的醫療服務、需要最新最有用的藥物治療,需要更完善的服務品質,而那些都是有價的,因此你的生命也被標上了價格。

當你得用錢買下你能夠好好活著的時間時,誰最有錢,就有最大機率能夠好好活著。很難想像但是卻是真貨真價實的:是的,不只是老年,從生活裡的每個層面來看,所有人的生命都有個價格,標示著你生命的起落終結。

 

你的生存權與存活率都是你花錢買下的。

 

你擁有的所有財富,理論上會花在你自己與家人身上,轉換成你與他們的生存權、潛力值、存活率等。

你賺的多少,理論上就等同於你能把自己與家人的生命價格標到多高。

因此從實際層面推論,一個清潔工與他的家人的生命價值竟完全不敵一個工程師與他的家人的生命價值。

 

有些人甚至比別人更認真地活著,卻在經濟能力上永遠望塵莫及。

是哪裡出了差錯?資本社會裡,哪個職業對整體成就的貢獻多寡到底是由誰決定的?

換言之,是誰定出了那些價格?市場供需?主管?老闆?政府?

如果每個工作都得有人來做,為什麼有些人註定得做那些低薪的工作?

是他們活該,投資人生錯誤所以無法提高自己的生命價值?

如果人應生而平等,為什麼我們得用這種匪夷所思的價格遊戲控制所有人?

 

待續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一個難受的黑暗時期

這首歌都安靜地陪伴著我

 

在每一個我想放棄夢想的時刻

在每一個無端心碎的夜晚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我才能夠

真正的不需聽這首歌

就能想起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而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題外話,在聽這首歌的時候一直有種聽到臉書通知音效的感覺,發現在2:55-57之間,有出現一次很小聲的類似messenger的音效聲音。不知道大家覺得那是什麼?這個聲音總是讓我感到份外的寂寞,但也因為放在這首歌裡面,逐漸能夠變得毅然以對。

 

 

張懸  關於我愛你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編曲:Algae

你眷戀的 都已離去
你問過自己無數次、想放棄的
眼前全在這裡
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

你擁抱的 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而我想說的   誰也不可惜
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榮幸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說
我懂 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我愛你

你眷戀的 都已離去
你問過自己無數次、想放棄的
眼前全在這裡
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

你擁抱的 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而我想說的   誰也不可惜
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我所有的何妨 何必
何其榮幸

在必須發現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至少你可以說
我懂 活著的最寂寞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 都是人生
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

我愛你

在必須感覺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你做的 讓你可以說
是的 我有見過我的夢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因為你擔心的是你自已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次發作就給自己一個挑戰 !

脫離自己給自己的枷鎖,奪回對自我的掌控。

 

我知道我又陷入了寒暑假循環,閒下來就會心情差得發慌

我陷入了寂寞而忘記了孤獨的美好,我的思緒總是飄向那個從來沒有結論的遠方

 

在此發誓,每次過度在意與焦慮的心痛

都要直接轉變成激勵自己變得更好的反擊力道。

 

不停查看手機訊息欄位的時候

就該放下手機,開始運動健身

 

不斷感到難過的時候

就給自己增加課程與行程安排

 

妳要自己告訴自己,他或她,都不是妳人生中唯一的成果標竿

你自己如何在逆境中求生並且茁壯,才是這些困境能帶給妳的唯一斬獲

讓妳更有自信去面對未知的渾屯。

 

最後一杯傷心酒,仍然是為你而喝的,就跟第一杯一樣呢。

且讓我偷偷的跟你乾杯吧,就這最後一杯

 

永別了

悲傷欲絕的蠢蛋。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主題是關心、關注。

 

相信大家都知道“加入關注”的按鈕在網路社會上早已無所不在,恐怕每個人早就有好些上百人清單,正在彼此24小時如同放送節目般,互相似有若無地關注著。若你用過交友軟體,關注他人的細節甚至可能以條列式的方式呈現在對方眼前,你看了他幾張照片,閱讀了幾則他的動態,瀏覽過幾次簡介頁面...刻意像獎牌般地強調著,好讓對方能夠清楚知道你有多麼的關心與在意。

 

然而真正的關注,是不停地凝視,不斷的思念,與絞盡腦汁的開場白。關注他人,主動的關懷,似乎是種出於本能的反應。好像你不多說點什麼,心裡的某個部份就不暢快;好像你不馬上回應他,腦中就充滿著想馬上察看訊息的渴望;好像你不立刻查看他的位置,就會讓你疑惑且難受。

 

所有的反應都是情緒式的,排山倒海而來,且極少能有合理的解釋。極端的關注就像是,將自己的情緒遙控器交由他人掌管,對方從此能夠對你呼風喚雨,如神般的寵幸與如冰山般的冷漠。我猜想,關注是一種祈求價值觀對等、互惠平等的表現,例如:由於我非常需要關注,因此我也經常非常關注你。我期望的其實是被你關注,而非純粹的享受關注你的感受。

 

就像過去曾經論述的,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而愛卻是其中唯一的轉化途徑,將一個自私利己的念頭實際上轉為利他的唯一正解。

 

關注因此也是相同的,因為期望自己被關注,所以反而給予他人關注。 雖然對方並不一定需要,但是關注他人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利於他人的。

 

畢竟被別人善意的關懷,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損失。只要不是採取超乎常理或罪惡式的極端手段,則一切將會是美好的。

 

 

其實我經常會告訴自己,關注他人若能不要求回報,便能夠好好享受每個互相關注的瞬間,卻不受過多負面情緒的干擾。

 

 

然而實際上仍是會氣餒的。 難以忍受不斷地被忽視的感受,甚至可能侵蝕了自己的自信心。因為不論如何努力都得不到想要的,情緒就會開始反噬自我。

 

 

也就是說,即使上述的觀念你都懂了,仍有可能像我一樣,無法擺脫被忽視的痛苦。

 

 

不過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寫這篇文章吧

 

 

至少要告訴自己,別難過,不過是幾個關注能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隨時可以抽身離去(雖然可能走不了多遠),讓自己適當的時候能躲進庇難保護區,有緩衝的情緒而不至於傷害到自我。

 

 

或許那樣就夠了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