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拜訪完機構,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完成了一項一直放心頭的任務,竟然毫無成就感可言(只覺得很餓)。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理論上完成某些任務的時候不是都應該至少有些成就感嗎?

這時我就開始發現,好像不管我做了什麼,幾乎所有的事對我來說都是沒有或者僅有極少的成就感的。

我少數真的覺得非常滿意,能夠想得起來的那幾次,是我幾乎獨力籌辦了一趟30人的旅遊行程,還有另一次我和幾位同學合辦的聖誕party。

關於樂團,我不滿意,我沒有非常有成就感,但是我非常喜歡去做。

關於工作,我還不夠滿意,有了一點點成就感,但是逐漸地正在麻木著。

關於服裝設計,我超級沒有成就感,根本已經到了自卑的地步,已經變成一個惡性循環,根本不想做也不想進步的狀態(糟)。

 

忽然就有種念頭,想好好把自己所有的感性理由完整的解剖開來,弄個清楚。

說不上來為什麼該這麼做,但我忽然很想要從這個角度了解自己。

 

每一天促使我走下去的動力是什麼?我是從這個地方開始下解剖刀的。

我看見自己過去的一切,好像一直是為了掌聲而活的。我所有的希冀、願望都不過是為了掌聲,為了尋找他人的認同眼光。

因此,我沒有成就感可能只是剛好而已,因為我還沒獲得掌聲,對我而言就沒有正向的報酬。

我發現我常常很難設定一個長遠的目標去執行,或許也跟我的掌聲原動力有關,畢竟許多事情只靠著外界掌聲的單薄幻想去支撐是走不下去的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很可能將會永遠沒有成就感。

這裡又得要更深入地去想:我是不是根本就不懂自己的個性跟喜好?我不知道什麼事情是真的帶給我快樂與成就的,我只是一直在往理想中掌聲大的地方走。

 

沒有成就感,就不會有想要往前走的動力,沒有成就感,就會開始懷疑自我,想要偷懶、放棄、假裝不在乎等等。

 

我是個非常非常好逸惡勞的人。

常常進行到一半,甚至才剛開始就會動起放棄的念頭,這樣的個性讓我其實非常需要小的成就感來延續。

如果可以選擇,我絕對會先選擇娛樂再說,不太會去為了長遠規劃而非常努力。這也是我個性中一個還滿需要改善的地方。

即使只有一點點都好,我希望可以自己創造正向回饋來鼓勵自己一步一步的前進,不再只是盲目追隨掌聲。

我希望自己可以養成這種正向的回饋,不管對於什麼樣的計畫跟目標。

 

正向思考的重要性,看看你完成了什麼,不要一直去想你還有多少未完成的重大目標。

就像登山,總是只能從山腳的階梯,一步一步地走,就會逐漸看見山的全貌

千萬別想一步就登頂,因為那不可能,不實際。

 

快樂的源頭是什麼?那是製造成就感的好方式。

我發現我最大的快樂源頭經常來自於食物,接著是看展覽/電影/表演/各種活動參與,發呆看閒書。

吃東西的時候總是非常開心,吃到好吃的東西簡直狂喜。咖啡跟酒則一直都是我的日常良伴,曾經有一段憂鬱的時光,我常常一下班就想倒在家裡喝酒尋歡。

其實我更喜歡與人接觸。這一點令人驚訝,因為我一直以來幾乎都是獨來獨往的,而我的內心卻渴求跟人交往。

我發現我喜歡辦活動或者參加活動,都是因為可以從他人那裡獲得直接而且自然的回饋跟交流。

可是我常常對於朋友感到既膽怯又依賴。我很少主動邀約,當然也很少接到邀約。

我好害怕被拒絕,害怕被朋友冷落,害怕被討厭。

這裡彷彿又回歸到了剛才解析出來的,那個一直在追尋掌聲的我。

當我把別人對我的觀感變得比自己的感受還重要的時候,我就不會為了自己的需求踏出勇敢的第一步。

我知道這樣其實是很自卑的,對於所有屬於我的東西,我都不可能有自信,因為我不看重我自己的想法跟感受,自然就不會有自我的信任感。

 

如果要製造正向回饋,除了食物以外,得先重視自己的感受,站穩腳步,慢慢的來。

 

經常的悲傷來源是什麼?

同理,因為我經常讓自己處於一個孤獨的狀態忙碌著,因此我會一直感到很悲傷跟寂寞。

有那種想要說話卻無處可說的焦躁,以及那種就算有了伴卻也常常害怕得不敢亂說話的堅持。

如果要好好處理這個人格特質,我想我還是得先從重視自己的感受開始。

認真的去感覺所有經過身邊的人事物,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不是一昧地迎合。

 

我沒有個性。

就如同上一段的結尾一樣,我是一個喜歡採取迎合,塑造自己成為一個適中個性的人。

基本上就是一個好好小姐。但其實我是有個性的。

我很焦躁,喜歡口出狂言,喜歡快言快語,喜歡跟別人鬥嘴

討厭被別人指使,喜歡照顧弱者,喜歡逗別人笑

討厭別人講話很假,討厭別人過度的溺愛

喜歡大笑,喜歡直接而狂放的情感流露,喜歡喝醉,喜歡理性思考

其實我不喜歡當乖寶寶(因為我不是)但是我一直都在扮演她。

我很少很少可以直接表露自己,只有幾個朋友知道我的樣子吧,或許那也就夠了。

我希望我可以更成為一個表裡合一,重視自己的人。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一生,就是在追尋快樂而已。滿足了基本的生活必需以後,剩下的就是追求快樂的路。

什麼是快樂?什麼能讓我們快樂?這是我反反覆覆不斷質問自己的問題。

或狂奔,或跌倒,或在途中撿拾了許多不必要的東西。我總以為,拿的越多就應該越快樂。我總以為,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永遠快樂。

為了逃離極度忙碌而焦慮的生活,我到了澳洲,與真正的生活隔絕開來,給我一段很好的空間與時間去思索生活的意義。

我隻身到了那裡,除了興奮得像個小孩四處地探索,觀察以外,第一個念頭卻是無比的孤獨。我開始真正體會孤獨。孤獨是害怕自己在異鄉死去而沒有人在意。孤獨是只能對著電腦裡好幾萬公里以外的人說著斷訊的話。孤獨是結交新朋友的良方,孤獨是培養獨立堅強的唯一練習。孤獨讓感官變得十分敏銳,孤獨讓人能一眼看穿誰和你一樣孤獨。

對我而言,孤獨是快樂的反面。即使我明白必須穿越孤獨才能挑戰夢想,我還是一樣很脆弱,沒辦法正面迎戰孤獨。

忍受得了孤獨的話,就會繼續進步下去,孤獨事實上是重新開始與一無所有,孤獨可以逼人強化自己的能力,好讓生活更不孤獨。可以過得很悲慘,也可以過得很燦爛。孤獨完全沒有不好,但是對我而言,孤獨是非常難受的。

然而忍受了孤獨以後,又能得到什麼快樂?實現夢想的快樂?實現夢想以後真的會快樂嗎?實現夢想需要用快樂來換取,這我了解,但是實現了夢想以後,難道就可以一直快樂下去?我不確定,在追尋夢想的一路上,我看見的、體會的都是苦甜參半,可以預見的那些我曾想望的未來也似乎沒有比較快樂。

世界上是不是沒有完美的工作?沒有完美的人生?我們的不完美其實已經是完美,如果你看過白日夢冒險王的話。

不認同這個產業為了美而破壞環境的做法。不認同這個產業大量生產造成的浪費。我想改變,但不知道怎麼下手改善。

另一方面,我又問自己什麼會讓我快樂。

經濟自由,與朋友家人的相處,每天有機會做自己的事情,唱歌,彈琴,畫畫,摸摸狗,看看動物,跟動物相處。

做一些需要解謎、任務性的工作。

快樂其實沒有很難,當你可以經濟自主,快樂隨之而來,是一種簡單知足。但如果想要進步,就要邁向恐怖痛苦的路,撐著走下去。

 

我想我還沒找到遠大航道的終點,它顯然已和過去的夢想不再一樣,我想要更精確地找到我想做的事情。

即使痛苦或者孤獨,都應該要勇於接受,學著調試,而不是斷然拒絕。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主題是關心、關注。

 

相信大家都知道“加入關注”的按鈕在網路社會上早已無所不在,恐怕每個人早就有好些上百人清單,正在彼此24小時如同放送節目般,互相似有若無地關注著。若你用過交友軟體,關注他人的細節甚至可能以條列式的方式呈現在對方眼前,你看了他幾張照片,閱讀了幾則他的動態,瀏覽過幾次簡介頁面...刻意像獎牌般地強調著,好讓對方能夠清楚知道你有多麼的關心與在意。

 

然而真正的關注,是不停地凝視,不斷的思念,與絞盡腦汁的開場白。關注他人,主動的關懷,似乎是種出於本能的反應。好像你不多說點什麼,心裡的某個部份就不暢快;好像你不馬上回應他,腦中就充滿著想馬上察看訊息的渴望;好像你不立刻查看他的位置,就會讓你疑惑且難受。

 

所有的反應都是情緒式的,排山倒海而來,且極少能有合理的解釋。極端的關注就像是,將自己的情緒遙控器交由他人掌管,對方從此能夠對你呼風喚雨,如神般的寵幸與如冰山般的冷漠。我猜想,關注是一種祈求價值觀對等、互惠平等的表現,例如:由於我非常需要關注,因此我也經常非常關注你。我期望的其實是被你關注,而非純粹的享受關注你的感受。

 

就像過去曾經論述的,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而愛卻是其中唯一的轉化途徑,將一個自私利己的念頭實際上轉為利他的唯一正解。

 

關注因此也是相同的,因為期望自己被關注,所以反而給予他人關注。 雖然對方並不一定需要,但是關注他人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利於他人的。

 

畢竟被別人善意的關懷,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損失。只要不是採取超乎常理或罪惡式的極端手段,則一切將會是美好的。

 

 

其實我經常會告訴自己,關注他人若能不要求回報,便能夠好好享受每個互相關注的瞬間,卻不受過多負面情緒的干擾。

 

 

然而實際上仍是會氣餒的。 難以忍受不斷地被忽視的感受,甚至可能侵蝕了自己的自信心。因為不論如何努力都得不到想要的,情緒就會開始反噬自我。

 

 

也就是說,即使上述的觀念你都懂了,仍有可能像我一樣,無法擺脫被忽視的痛苦。

 

 

不過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寫這篇文章吧

 

 

至少要告訴自己,別難過,不過是幾個關注能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隨時可以抽身離去(雖然可能走不了多遠),讓自己適當的時候能躲進庇難保護區,有緩衝的情緒而不至於傷害到自我。

 

 

或許那樣就夠了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到那個情景果然還是會感傷的啊。

我永遠記得的幾幕。

 

尤其是當你們還維持著朋友的關係時

尤其是當你喝醉了總是不小心向他說出幾句無意義的話時

 

你一直都知道那是無底洞

但卻永遠保持著好奇心哪

時不時地    一探究竟

幻想自己若有繩子,就會下去探險

想保持刺激、驚險、有趣、歡欣鼓舞

 

明明理智上,最後還是會走到現在這個位子

然而卻總是在假想自己有複選的可能

 

你永遠不能重來

但你總是知道那個選擇的份量。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無法忍受的是,像那樣的縫隙中還能存活的我。

是沒錯,這樣就能夠活下去了,只需要那麼一點點,就能夠活下去了吧。

永遠都是最低限度地活著,讓自己枯等著空無的一切,然後又假裝自己似乎還能夠接受。

漫無目的、缺乏目標、無精打采。

是那盆曾經美麗卻即將枯萎的花,明明知道若這麼放著就只能漸漸地死,

還是無動於衷地將自己靜置著,任憑美感凋零。

 

內在卻有種極為狂暴卻無法言喻的鼓譟,像是欲破繭而出的孱弱蝴蝶

必定要狠狠使勁地撕裂一切才能呼吸的魄力。

像憤怒也像悲傷

像失語的人發著瘖啞不堪的聲喉訴說著寂寞

像雙腿已瘸的人睜眼睨著走動飛快的城市行者

像是想毀了一切以後什麼也不管的重新活下去也好,死了也罷。

 

為什麼我會走到這一步?對什麼都不滿意,對一切都感到傷心。

在所有的一切裡,我似乎只在乎你,卻無可救藥的必須分隔地這麼久遠

像是對著已經消逝而被呼吸過的空氣說話那樣虛無。

 

我常常感到失落,卻總沒有理由

一個人拾起那些悲傷然後無情地丟進垃圾桶

看也不看地繼續生活著

原因?

卻是我早就了然於心的設定。

 

我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崩壞了,在某個瞬間。

一個你就算看著我的直播與我對話也看不出來的瞬間

像是冰山,她的碎片靜靜地墜落

深深的跌入冰冷的海,浮起無數的碎沫

 

我知道自己不再抱有什麼超脫的希望,因為我要的只是平靜跟那些像以前一樣的時光

但是那些都不會回來,我很清楚卻也總搞不明白,

到底是我的過錯讓那些離我而去的嗎?

抑或是我的命運早就終止在某個轉角而我卻渾然未覺。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車騎再快一點,是否就能起飛?

50

60

70

80  90   100

 

到底為什麼

用盡全力  那麼努力  終究還沒離開地面

 

眼前飛奔而去的人生   攤開  脫落

我從來沒時間好好去活

 

I am gonna die before I succeed.

Learn to flying with those slim, broken wings.

All these failures attribute to my stubborn mind.

Welcome to mourn my unliving life.

 

車騎再快一點  是否就能起飛

為什麼眼淚到現在都還沒飛走

剛才的失敗都是一時的 我安慰我

可是什麼時候才輪的到我

80

90

100

110 120 130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3 Wed 2017 23:57
  • 股市

真是不敢相信我在你回來的時間裡還是需要寫文章。

 

 

 

 

 

我緊緊盯著你的一切

像一場憂心忡忡的鉅額股市投資

我每分每秒在偷偷的觀察你的起落漲跌

卻又因此份外感到巨大的陌生

彷彿不慎進入一個我從未涉足的領域

一年來我改變了多少   你又改變了多少

我難以精算   卻知道話少了

多出來的

是難以掌握的沈默跟焦慮

永遠隔在你我之間像一道空氣凝聚的高牆

彷彿我們的思念傳到那裡

就開始只能散射般的逃逸

不理解的成分比例提高

耐性更少   要求嚴苛

一切模模糊糊的難耐疲憊

究竟只是純粹的慾望宣洩

還是終將走向破碎的預言

 

此時此刻的我

卻正坐在你身後,用雙手緊緊擁抱著

那個跟我一起經歷了十年光陰

卻怎麼也遍尋不著

彼此痕跡的人

一起闖入台北的夜色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5 Tue 2017 00:14
  • 興趣

我們荒謬、無禮、自大地找著自己的興趣

從沒有人喊停。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從裡面開始崩解

滲出的無奈弄髒了床沿

地面濕滑   快樂都在眼前滑倒摔碎

 

我吃了恐懼這條魚

於是有了太多鯁在喉頭的焦慮

 

我從裡面開始崩解

自我被血淋淋地掏出來

供在臉書上像一個科學解剖展示品

付費觀賞   費用是一則則訊息的交換

空著的身軀   正忙著招攬生意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2 Sat 2017 21:51
  • 無聊

每一次到最後,都很無聊

像那種在大賣場,永遠買不到想要的玩具的孩童

瘋狂哭泣,讓爸媽丟臉的那種

有那麼多事情可以做

卻不管做什麼,最後都會變成一片荒蕪

只需要遠離三步,周圍就出現異常的真空

像是要火山爆發前那種炙熱、難以忍受的悲慘

是憤怒   還是疼痛   還是   悲傷

 

某個瞬間我很明白

我是在別人身上找你的影子

當然,永遠也不會找著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