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回憶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18 Thu 2019 17:10
  • 快樂

人,都是脆弱的物種,總是想盡辦法要讓自己快樂,快樂是自私的誘因,也是最終的獎賞,因為一個人的快樂可能會造成他人的痛苦。

可是有一種狀況是例外的,那就是愛。

愛是一種很奇特的快樂方式,因為愛,你就能夠因你所愛的人快樂而快樂。

若發展到一種極致,是否能完全利他而讓自己快樂?

不行,因為愛有很多種類,不是每一種愛都能夠完全的利他。

戀人的愛是需要獨佔的,如果沒辦法取得相互的承諾與信任,就無法愛。

 

那麼,如果愛一個人會造成自身的痛苦,但能夠維持對方的快樂,是愛嗎?還要愛嗎?

我愛你,即使你離開我身邊這麼多年,也都還沒放棄。

已經從太愛、痛苦到麻木,直到感覺失常,每次重新看到你都需要復健重開機。

很抱歉傷害了你,我真的沒有要跟對方在一起,也沒有要因為他而離開你,只是玩火自焚了。

我只是很寂寞,可能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我已經忘記了很多剛開始遠距離的那些愛你愛到很痛的心情,用最低限度的愛情冬眠法來完成遠距離。

後來甚至會告訴自己,不用太常去找你,因為每次分離又會很痛苦,又會想起來你又要走了,已經到達這種地步,是不是我也離你太遠,只是我自己不清楚罷了。

 

一直以來都對於去美國的壓力很大,我一直覺得那就是我們感情裡最大的問題,努力想要想好目標,但又沒有突破。

很遺憾最後我們都沒有討論到這一點。是不是我們太過輕忽了對未來的想像導致我們走到了這一步?

其實曾經是默默的希望你可以向我求婚的,只是也不想讓你真的有壓力,我很多遠距離的害怕其實也是來自於我們沒有結婚吧,但我以為那是我應該要自己去克服的難題。

你不跟我討論未來的很多時候,我其實覺得有點痛苦,可是也不敢問你,很多時候我還是不夠勇敢,我應該要勇敢一點,也應該要讓自己過得更好一點。

 

雖然只是單純的線上聊天,聊天的內容無聊至極,我也謹守我的分寸從來沒有給予對方任何機會也不給自己任何可能性,但我的確在聊天的過程分出了一些心給對方。

我以為我已經告知你有在聊天,也真的都是聊瑣事,沒發生任何事情,就沒有特別去注意這件事。

我太不了解你,直到上次才知道你的標準與痛苦。

我可以理解你的痛苦,因為你不信任我導致的痛苦。我想我換作是你,或許也會跟你一樣難受吧。

我很難過我做了這件事會導致你跟我分手,我真的不知道,也真的很寂寞吧,我很抱歉我是這樣的人,可能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吧。

寂寞的愛一個人五年,生活同樣不太開心也沒有非常不開心的過著,沒有辦法前進又沒有辦法後退的我,還做出了這種聊天的舉動,

是不是在你眼中就是一個失敗者?不值得你信任的失敗者?

 

愛我讓你痛苦,所以選擇放開。

愛你讓我痛苦,但我還沒有放棄。

如果兩個人都能快樂一點就好了。

 

只是你背著我與學妹在一起聊天吃飯的樣子還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我完全不知道她的存在直到分手的那一刻,直到分手的2天後,直到分手的10天內。

你們的進展對我來說就像地獄般恐怖,不是想像中的,是真實的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發生的恐怖事件。

是拿起電話的那一瞬間,聽到你的聲音就會聯想起來的那種難以呼吸的痛苦。

我心裡非常生氣為什麼她可以,她哪一點值得你愛,如果我在你身邊你還會愛她嗎,為什麼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卻又愛上她的想法不斷輪迴。

 

我不知道你傷我比較重還是我傷你比較深。

至少我自認為是問心無愧的在愛,在愛你的期間沒有跟別人曖昧,也沒有任何可以分手後馬上就交往的對象。

可是你卻像這樣跟我分手,可以說你是有計畫地想將我至於死地嗎?

我感到我的人生瞬間被她摧毀,一個素未謀面害羞內向的女生。

我覺得對人生感到毫無控制力可言,讓我那時候想要自殺,我從來沒有這麼想要離開這個世界。

 

快樂到底是什麼?愛又是什麼?

快樂是離我很遠很遠的東西,愛也是。

我常常感到對你的愛像波浪一樣來來去去,但他們現在不再是快樂的了,一點也不,帶著很多冰冷的仇恨與刺骨的海風。

每一個原本細心珍藏的回憶現在看起來都是痛苦無比的。

你說要記得我們曾經快樂的樣子,我真的都記得,但是那些越是快樂,我就越是痛苦。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6 Tue 2019 17:52
  • 選擇

所謂的選擇就是選自己最喜歡的,最愛的吧。

但有些人會告訴妳,我還是愛妳的,但我要跟妳分手。那又算是怎麼樣的選擇?我們應該充滿懷疑。

甚至問,分手後還可以跟妳做愛嗎?那大概也算是一種選擇,是選擇讓妳成為他生命中次要的人,甚至只是洩慾的工具,並且趁妳現在還不能接受現實的時候問妳,或許,妳就會答應。

 

只是有時候世事難料,只是妳真的沒有料到,自己喜歡了十多年的人,以為是能夠託付終身的對象的人,竟然是用這種方式跟妳分手。

妳以為妳會被好好對待,就算不是情人的身分,至少基於最好的朋友的情誼上,不會被隨便看待。不會像這樣用眾多的理由與誤會甚至於洩慾的詢問來解釋一個她的存在。

仍然愛著的我,不斷地用盡全力,用近乎卑微的方式去追尋那些藉口背後的答案,但其實答案顯而易見地在那裡與你一起生活著,我只是因為仍愛著而沒辦法看的透徹吧。

 

或許,我們都早就選錯了人,只是沒有發現罷了。所謂的真心也只是一些短暫的感受,所謂的永遠也不過是種熱切的表達。

真心並非一直都會是真心的,而永遠更不用提,絕對不會存在。

 

其實我從沒想過要永遠和你一起,也從來沒有給過這種承諾,我只不過是一直都真心的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人,認為自己能透過一些努力或犧牲達到那些未來的想像。

是你從未給過我想像,是你故意看輕了許多與我有關的問題,這一切也有可能都是預謀,也可能你真的看不起一個不夠好的我。

 

所以選擇是什麼?讓我們再次回到這一題吧。

過去的我選擇你,是因為認為你夠好,是我內心所見過去最好的對象,是因為你能夠被信任,是因為你能讓我安心,也是因為,你也選擇我。

即使你並非完美,即使你讓我處於遠距離的憂傷,我都能夠接受那些小小的缺失,在我看來是小小的,因為從來都沒有人是完美。

 

現在的我不選擇你,因為看清了你是一個這樣的人,是自己碰上痛苦就會很快背叛他人的人,是因為你再也不值得信任,是因為你在分手時說出口的那些藉口,是因為你將自己降格成了另一種人,因此已絲毫沒有令人留戀的特質了。

 

你不選擇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想選擇她。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和他人的聊天讓你感覺被比較與痛苦,但那些痛苦的根源是來自於你自己的猜忌,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因為你講話很無聊就離開你,這種小小的缺陷不算什麼,只要你還是值得信任的人,這從來就不是問題。

 

你告訴我的那些都是誤解,卻因為你的害怕隱瞞讓事情逐漸在心中發酵,而我所有的解釋你卻都聽不進去,只是不斷地重複告訴我,你早已經不愛了,不要再回來了。

為什麼?是因為你很快地因為自我的痛苦而放棄我並找到她了吧。或許她比我好太多了,她是能不讓你痛苦的嶄新戀情,是能夠一天監控12小時的就近,是那麼輕鬆愉快的好選擇。

我讓你痛苦其實部分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是你選擇要遠距離戀愛的,是你選擇不與我討論未來,是你選擇隱瞞自己的想法,是你自己對自己沒有信心,是你不願意與我溝通。

 

一切都是你的選擇,我只是選擇了你。

我以為我從來沒有選錯過什麼,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選錯了你。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夢裡夢見了他跟他的父母親,我們一起坐在他們家的沙發上,他們都有說有笑,都非常歡樂,只有我一個人怒氣沖沖地指責著他,而沒有人在意。

這整個禮拜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是4/9上午,我在訊息裡努力想維持正常的樣子與他徹夜談心,感覺最後一點點快樂。但是一關閉這個管道,我就回到極度痛苦的狀態,我不能接受現實,我不能愛他也不能恨他也無法改變一切。於是我想要自殺,我坐在正在快速移動的車上,想著要怎麼從車裡跳下去,或是回家後要怎麼割腕。最痛苦的那一刻,我還是選擇求援。

 

所有的人都告訴我,快將他放下,快將他隔離,他不值得,他爛透了。

 

2019年4月4日,他選擇離開我。在長達五年的遠距離的某天上午,我睡醒了打給他,想聽見他的聲音,他卻忽然地提起。

他告訴我我們在一起也不會再快樂了。我們應該分開,這樣我會過得比較好。

他告訴我他雖然跟我分手,但是他還愛我,或許未來還有機會在一起。

他告訴我的一切讓我質疑我自己的能力,讓我以為真的一切都是我不好。

他甚至問我分手後能不能跟他做愛。

 

但其實他只是選擇了她,這麼輕易地,這麼簡單地,選擇了她。

因為那樣比較快樂。

 

帶著眾多的藉口,每一個都有破綻,每一個都充滿了謊。而我完全聽不出來,全往自己身上攬,每一次的對話中,我都再次的覺得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再次地承受巨大的痛楚並且強顏歡笑地假裝自己還能跟他當好朋友。但其實他喜歡上學妹這件事,也只不過是跟我做出了一樣的反應而已,只是我選擇他,而他選擇她。

 

我一直都希望我寫好的那封信不會被用到,只是我自我努力的證明。但是想不到在最後,還是回到原點。那封信到現在還是超前我,我不知道這樣的痛需要多久,才能到達那封信的寬容。

分手到今天已經一個禮拜了。朋友說這樣的傷痛是用月來計算的。即使我理智上都明白了,但還是痛苦無比,我沒辦法睡著,沒辦法一個人吃飯,沒辦法不喝酒,沒辦法不哭泣,沒辦法真心地笑,沒辦法在說出這件事的時候不痛哭出來。

 

我的確有精神出軌,只是我沒想到也沒發現他知道,我還在掙扎,試圖對這段感情負責,試圖在他不在的狀況下也能拒絕,試圖不要讓他受到傷害。

或許他在那個時間點早已默默地將喜愛轉向學妹了。因為會痛,所以逃走,所以選擇不要告知我,只是他逃走的方式是選擇用分手將痛苦轉嫁給我。

更遠更久的是,他這五年來從來沒有要跟我正面討論我們的未來,我到現在仍然質疑,他是不是早就想在最後離開我,而我只是選擇性的逃避著。

也許他一直覺得等到他畢業的時候,我就不夠好了,配不上他了,他值得更好的了吧。

 

太多的也許,太多的無力感了,我傷痕累累的在掙扎著,身上多出來的都是血肉模糊的傷口,鮮血直流的那種。

是因為感到背叛,因為把所有籌碼都賭在他身上,以為他是能夠相信的好夥伴,卻眼睜睜看著他用最劣質的方式將所有獎金全都搶光。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到那個情景果然還是會感傷的啊。

我永遠記得的幾幕。

 

尤其是當你們還維持著朋友的關係時

尤其是當你喝醉了總是不小心向他說出幾句無意義的話時

 

你一直都知道那是無底洞

但卻永遠保持著好奇心哪

時不時地    一探究竟

幻想自己若有繩子,就會下去探險

想保持刺激、驚險、有趣、歡欣鼓舞

 

明明理智上,最後還是會走到現在這個位子

然而卻總是在假想自己有複選的可能

 

你永遠不能重來

但你總是知道那個選擇的份量。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忽然之間想起一切

排山倒海   藏著刺痛和青澀的回憶

 

我從來不記得大一那年的每一天都是怎麼入睡的。

但記得在很安靜的夜裡,無聲地哭的話,可以聽到眼淚滑落在枕頭的聲音。

每一天,在龐大而安靜的班級,渾渾噩噩地準時上下課、吃飯、說些無意義的話、回家。

只要獲得一方沒有人的空間,我就會開始掉淚。

我討厭新學校,我討厭一切,我討厭繼續住在台北,我討厭跟喜歡的人分開。

我更討厭我喜歡的人不需要跟我聯絡也能繼續若無其事地展開新生活。

我感覺到我被拋下,像流浪狗一樣開始不知所措,除了更加用功以外,只是一點一點的讓生活朝痛苦墜落。

 

最後一根稻草

某個炎熱快要下雨的下午,那天可能是你分開以後第3次打給我吧,就在過了快要半年以後。

電話裡的你說你今天剛好回到台北,正在為營隊募款,我怯懦地說著那我想去找你可以嗎?

那年的我從來不懂得要怎麼去爭取我所需要的,這句話已經是我的極限。

可是你卻一口回絕了,乾脆而且沒有轉圜的餘地。你說你很忙。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麼困難的壓抑自己的哭聲才可以好好把電話說完。

 

後來我發現再這樣下去我就可能會成為憂鬱症患者,所以我開始我的維新運動。

強顏歡笑逼自己參加各種社團,各種系上活動,努力去融入人群。

就在我終於開始覺得可以先不要去想你的事情繼續生活也無所謂的時候,系上活動跟你們系上的舞會時間衝突了。

我毫不猶豫地決定回絕你的邀請,況且我也為了那個比賽練習了好幾個禮拜,總不能說不去就不去。

 

其實我想我心裡是知道的,如果我去了,我一定、絕對、非常確定的會原諒你然後繼續那麼痛苦的愛你。

而我卻再也不想那樣生活了。我沒有辦法忍受每一天都痛哭到天亮的日子。

 

我沒有愛上別人,我只是沒有辦法再愛你了。

從高中的時候就一直都是這個模式。我愛你,而你總對我冷處理。我還是一頭栽進去,好像是真的用盡全力在喜歡你,討好你,可是卻沒有得到相對應的。

 

我們後來也從沒有好好的談過,我一直都極力避免跟別人談到這件事,因為我每講一次就想哭一次。直到現在還是會覺得些微的悲傷。

那時候的我無法處理這種情感,我給的太多太猛烈,我要的太多太自私。我善妒而且容易不安。我希望自己是你眼中的唯一,而不是僅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現在想想你的愛一直都是淺淺淡淡的,非常自然的,不會有太多激情,但是卻很溫柔。那時候的我還不懂,我要的是更多更多的,而你卻不能給我。

我那時開始意識到我竟然是那麼的脆弱,完全不夠強悍到足以獨立生活。或許是因為你教會了我什麼叫做自我中心的原則,才讓我現在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吧。

就算我當時去找你了,最後可能還是會分手,而且,可能會分得更痛苦吧。我想。

謝謝你帶給我的成長,我還是有可能像當初那樣瘋狂地喜歡你,僅僅是因為你的笑容很可愛,身上的味道很好聞,但是我們都知道了,只是那樣的喜歡是不行的。

 

和你之間的回憶裡,我最珍藏的一個

只不過是有天下午,我們在回家的路上走著,你忽然抱著我在天空上轉了一圈。

你並沒有說些什麼,我本來好像在生氣或是難過,而那對我來說就夠了,我只是需要這些。

而我想你其實並不懂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t you, You.

 

I feel like a broken toy, spinning around and around... It just never ends.

There are songs and shouts inside me. There are shatters of memories glitering along the way we passed by.

Where were you? I just miss you. I can never reach you because I am so afraid of the way I lookd at you.

 

The things undone will remain undone and so fucking unforgettable.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整理了一些和你在北美旅行的照片,我想我拍得並不太好,但是每一張都很對味。我從旅行中學會了謙卑,發現自己不是呼風喚雨的人類,而是這遼闊世界中的一個弱小無毛而易受凍的生命。在那些著名壯闊的景點之下,所謂的無欲無求才正式地被證明了。不需要豪華的飯店,不需要奢侈的派對,我們只是我們,就可以生活得很好。那些原始的景色和過程成為我們故事中的一部分,成為我們共享的感覺與回憶。如果可以,我想跟你一起共度這輩子,繼續把這個故事寫下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3 Tue 2013 02:39
  • 九月

不知不覺已是九月

天氣轉涼竟也只是一天之間的事

人生許多轉彎是否也是一念之間

回想這半年,真的經過好多轉折

我關心的人們,一個一個

在地理位置上逐漸變得遙不可及

我熱衷的事物,一件一件

綻放、落幕或者是更迭未開場

 

倒數半年,結束

倒數半年,開始

 

請告訴我我們不會永遠分離

 

仔細想想,其實

真正被重視的,就是特定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時光

在心中具有永恆不滅的價值,並不改變,應該不

此刻我只想好好保存這份心意

汲汲營營去求取精進的,或許根本無法實現確切的愛

我或許是該好好考量這一點了

 

秋意濃濃的天氣涼涼的

懶怠的心散落在四周的地板上

我躺著發呆,享受你身上某個適合倚靠的角度和溫暖

恩,是時候開始收拾了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y heart is beating so fast.

You almost catched me, didn't you?

 

Everytime I went into the trap then got hurt.

But not this time.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鬆了一口氣卻淡淡的難過

 

只是一秒

 

只是一個輕輕的無聲嘆息

 

為你說點什麼也好

 

說謝謝

 

94分那麼高的作品集,有一半的分數是給你的

 

說生日快樂

 

請問你想要哪一張CD,JUSTWAY還是TRAVIS

 

我就是學不會

 

沒關係的

 

我的日子還在過

 

你的日子更是過的自然愉快

 

知道你還在某個地方生活

 

活得好好的就夠了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6 Sat 2013 03:43
  • Am I ?

      每次那樣想起你,總感到心是踏實幸福的,你就像隻貓,安穩的窩在我心的和眴角落。而實際上好不容易見了你,卻又馬上偏離那浪漫,開始漫不經心的飄散。是我太倔強不願表達嗎?但真的毫無刻意隱瞞。或許這只是人的本性,越是清晰越是容易失望,越是模糊越是有朦朧美感。

 

      回頭再看,我離開的原因很明顯,我刻意地遠離、逃跑,反覆疼痛,直到所有痛覺神經都麻木,用來保護你。像是本能一般的感覺到你的重要性,也許是因為你給的安全感是我一生都在尋尋覓覓的情感。你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可以放心去愛放心把一切給你的人。

 

      每個人都是由過去的各種陰影組成的產物,我的陰影卻永遠解不開,被最親的人背叛的感覺非常可怕,好像隨時都會突然陷入沼澤,只能掙扎試著呼吸,試想如果你這樣生活了10幾年會是什麼感覺。

 

      我開始得到了就需要失去。毫無安全感可言,所以我的愛很強制、很危險,非常佔有慾,害怕任何一點點被背叛的可能性,因為我根本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次,所以總是,我只好先背叛別人。最嚴重的時候甚至是只要到手了就會馬上滿足而甩掉他,這非常的可怕,然而我當時根本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是這樣...。如果我放不了手,我就毫無選擇的只能因缺乏安全感而得憂鬱症。

 

      然而看似不可能的組合卻是最好的組合。我一開始並不愛你,一點也不。勉強交往了,我將要求開得很低很低,不去在意,就不會被背叛。然而10分就能及格你卻總是傻傻的努力要達到100,那讓我感到慚愧,因為我根本不敢給任何人那麼多那麼完整的愛,光是顧及我自己就已經很難,只夠蠻橫地建立那些安全感而已。而你卻用那些幫我建造起來了,我所需要的城堡。

 

這樣一路分析下來,真的覺得很驚人,這就是所謂的命運嗎?

 

如果我一開始就對你有好感,是不是反而會分手?

 

如果不是那樣悲慘的過去,是否我就會輕易地放手?

 

我們也許是註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吧。

 

 

謝謝你

 

一直這樣陪著有缺陷的我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