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haircut-cry  

 

 

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有許多小孩出入,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小孩經過我面前。很多小孩乖巧,會說很多好聽的話讚美身邊事物,或是雖然難過卻也噙著淚說了謝謝跟再見等等....但卻有少數孩子,聞到藥物的怪味就幾乎要掉淚崩潰,哭鬧著要媽媽快點帶她回家...他們讓我想起,我們曾幾何時都是如此多愁善感。

 

孩子身體小小的,但心卻不小,感情更容易滿溢而出。我還記得小時候有段時期不管做什麼都覺得好煩,好生氣,一種不明原因的暴怒;還有愛哭,哭累了就睡,睡醒了還可以繼續哭的那樣的小小世界。不論現在看起來多麼微不足道,但在那時,對於正嚎啕大哭的我來說也許是世界末日般的感受吧。

 

長大,是指我們逐漸學會控制自己,將那個自由奔放的自己一點一點用框框架起,形成一幅賞心悅目而逐漸蒼老的畫像。就像那些乖巧的孩子,為了與大人相處而學會了禮儀與友善,為了達成一些目的而逐漸自我潛移默化。但有時候,即使我們做了這麼多也免不了垂頭喪氣、偷偷哭泣著吧。

 

但是當我一看到那些直接的孩子就完全明白了,那些天真的情感和言語,在這個世界上帶著鮮艷的色彩存在著,那才是面對這個世界最無敵、最無畏的樣子。痛的時候大哭、快樂的時候大笑,示弱與示威並重並存,不論成敗,都是完全地接納並宣揚了它。

 

因為我們總是在找個差不多的位置安穩的坐下,開始欣賞我們安穩的一生,而不想引起軒然大波。承擔不起錯誤因此不願意嘗試,受任不起成功所以選擇性放棄。也許是現實的考量,我們總得設置停損點,但我想更多數的我們並不察覺自己正在設停損點,他們只是已經失去了小時候那份勇於失敗的大哭模樣,因此逐漸地就這麼選擇下去了而已。

 

雖然也許那很生物性,也許一點也不社會化,但我還是由衷的愛你們的樣子,你們這群哭鬧的小壞蛋,多麼勇敢。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