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的情緒背景值總是悲傷,它像偏藍色的白色畫布,你每每以為那就是純白,卻怎麼畫也畫不好,只顯得自己多麼焦慮不安。

讓我安靜的在等紅綠燈的街頭裡落下淚來的,到底是自我毀滅式的徹底否定,或者僅僅只是寂寞而已呢?其實我並不是非常確定,兩者之間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我如果馬上車禍死去,或許也不會有太多人在意,或許就會像昨天看的電影“無人出席的告別式”那樣突如其來的死亡,卻不被任何人悼念,充滿了哀傷。

或者,就是這層共通點,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深深的絕望。

我做著我的工作,日復一日,忙碌地東奔西走,並在晚上另起爐灶進行其他計畫。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在這個社會裡的位置是什麼。

每一天,面對每一扇打開的門,我總是掛著滿臉的微笑與親切的問候,但心裡的某部份其實是很空洞的,因為這一切的美好都不過只是職務上的互相關懷,一旦我有一天離開這個職位,這些情感是否就隨之毀滅,不再有延續的可能?我開始意識到我下意識地仰賴這個情感層面而繼續生活,因此感到十分恐慌。

自己對於其他人而言,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有時候我感到我似乎很自私,好像所有事情與時間應該要繞著我轉,我的自我中心與高高在上的自尊,似乎從來沒有為誰而有一點點的移動,但如果我不那麼繼續獨立地生活下去,就會馬上開始變得更加脆弱不堪,所以我必須死命的擁抱我的自尊而活著。

對於顧慮他人的感受,我承認我總是考慮欠周,但是我不過是粗心或懶散,卻從沒有想過要傷害誰。是不是總給人難以接近的印象?不苟言笑,懶得說話,有時候並不是討厭,而只是覺得彆扭。經常覺得社交很辛苦,就想著是不是放棄算了,為什麼我就得為了其他人扮演一個不太像我的親切的人好與他們互動?說穿了或許就是:我巴望著別人喜歡我卻又不想刻意討好或扮演什麼,就算我偶而這麼做了,或許都還是會失敗。或許就是這層矛盾讓我感到難受。

想想自己主動親近的朋友,總是第一眼就偏向了喜歡,並不是抱持著一種人人平等的觀察態度在對待每個剛認識的人。所以我依然抱持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心態在交友,或許這是不對的吧,但我本能式的這麼做了。

我對於人性是抱持著悲觀的主義,我偏向預設所有人基本上都不喜歡我或者對我毫不在意,因此我的悲觀總是在針對我自己並讓我感到痛苦。我並不知道我該做些什麼來跟這個世界互動,才能夠真心的感到開心。除了看電影、吃、喝酒、咖啡以外,好像就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或什麼人可以讓我愉快了。

每個人都是寂寞的嗎?並不是的。

但每個人都有需要讓自己不再寂寞,端看你怎麼做來達到這個效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