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裝久了

心也能從此假裝起來

我們表象的狂歡

只留下一種迷惘

 

人群散去

用不著再假裝時

就要獨自享用

濃縮加倍的憂傷

 

過了一年

好像還是沒什麼長進

去年忘年會時

我只照了你和她

我心中最重要的兩人

 

今年

你只在和別人的合照裡

我不敢找你

 

我知道,我好像一直都知道

只要給我過多的酒精

我什麼都幹得出來

可是那樣

真的對嗎

 

一杯接著一杯喝的我

又在想著什麼呢

 

請將我的酒杯斟滿吧

在醉醒以前

是不是還可以再做夢一次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