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忍受的是,像那樣的縫隙中還能存活的我。

是沒錯,這樣就能夠活下去了,只需要那麼一點點,就能夠活下去了吧。

永遠都是最低限度地活著,讓自己枯等著空無的一切,然後又假裝自己似乎還能夠接受。

漫無目的、缺乏目標、無精打采。

是那盆曾經美麗卻即將枯萎的花,明明知道若這麼放著就只能漸漸地死,

還是無動於衷地將自己靜置著,任憑美感凋零。

 

內在卻有種極為狂暴卻無法言喻的鼓譟,像是欲破繭而出的孱弱蝴蝶

必定要狠狠使勁地撕裂一切才能呼吸的魄力。

像憤怒也像悲傷

像失語的人發著瘖啞不堪的聲喉訴說著寂寞

像雙腿已瘸的人睜眼睨著走動飛快的城市行者

像是想毀了一切以後什麼也不管的重新活下去也好,死了也罷。

 

為什麼我會走到這一步?對什麼都不滿意,對一切都感到傷心。

在所有的一切裡,我似乎只在乎你,卻無可救藥的必須分隔地這麼久遠

像是對著已經消逝而被呼吸過的空氣說話那樣虛無。

 

我常常感到失落,卻總沒有理由

一個人拾起那些悲傷然後無情地丟進垃圾桶

看也不看地繼續生活著

原因?

卻是我早就了然於心的設定。

 

我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崩壞了,在某個瞬間。

一個你就算看著我的直播與我對話也看不出來的瞬間

像是冰山,她的碎片靜靜地墜落

深深的跌入冰冷的海,浮起無數的碎沫

 

我知道自己不再抱有什麼超脫的希望,因為我要的只是平靜跟那些像以前一樣的時光

但是那些都不會回來,我很清楚卻也總搞不明白,

到底是我的過錯讓那些離我而去的嗎?

抑或是我的命運早就終止在某個轉角而我卻渾然未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