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從國中畢業以後就沒有哭得這麼慘過了。老師點評以後,我只剩下滿心的懊悔跟無力感。

“如果想要報名新人獎的話,可能全部都要重做。‘’

在那之前我對於我的作品還是滿有自信的,我仍然很喜歡這個系列呈現的感覺,我真的認為我在所有資源的最大值下做出了最佳化的系列。

 

但跟別人一比較,就知道高下。

時間不夠,金錢壓縮,手工跟車工不夠仔細,創作理念跟發想過程不明確。

我每一項都被扣分,直到作品在老師跟我的眼中開始變成一文不值的垃圾。

我哭到眼睛紅腫,一點也不想回家,只好騎車狂飆在深夜的河堤快速道路,

其實只想找個角落好好地停下來,在沒人看見的地方痛哭一場。

終於,還是哭累了,我知道我得停止哭泣,並且停下來好好思考。

 

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停止努力,卻從來都還不夠努力。

努力錯了方向,努力卻漫無目的。

 

抱怨沒有時間,抱怨沒有能力,我總是在內心不斷的抱怨,不斷地退讓跟妥協,我失去了正向思考的能力,無法去認真思索如何讓作品更完美,無法靜下心來製作一樣好的東西。

我永遠都只在想著如何在短期間、短缺資金、時間壓力之下做出最佳的作品。(該說我這算是工程腦嗎?)

努力不夠的人跟完全不努力的人,在這裡,下場都是一樣的。

 

我從來無法安靜,我的心跟我整個人永遠都在煩躁跟趕場中,不得安寧。

像是積極努力的在追逐著什麼,然而實際上卻不過是一隻在空中胡亂盤旋的鳥,找不到可以休憩的樹枝。

而我想成為的卻是海裡的鯨魚,我需要那份寧靜跟沈穩的自信與自尊,我需要那些好不容易沈澱下來的,只屬於我的安靜。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靜坐,跟緩慢的把生活過好。

把自己的一切都打理好,再由內而外的思考作品的方向。

 

這次的教訓似乎讓我能夠更看清我自己,也更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有所謂輕重緩急。

我開始知道我仍然是想要贏的,我其實是很有企圖心的,我希望我的設計能夠代表我,並且被人喜歡,如同有人愛我一樣的愛我的作品。

然而,我仍然為五斗米折腰,我跟一般人一樣需要煩惱金錢,但這一次,我更懂得我想要的生活跟樣子了。

知道自己並不適合與人競爭,知道自己不喜歡搶風頭,但依然渴望被別人認可。

知道自己由衷想要的,不過是最簡單卻最細緻的生活。

知道自己想成為一隻鯨魚,而不是兇猛的禽鳥。

鯨魚緩慢、安穩、因為沒有天敵而充滿自信的生活著。

禽鳥狂放,自由而積極有效率,隨時隨地都準備著要逃跑或攻擊他人。

 

我還是像鳥,我需要效率自動達成的天生反應,

但我還要開始學著放空與沈澱,跟找出所有屬於我的寧靜並且發展得更好。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