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著講著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總是難以表達自己想要做的,不僅僅是語言上的問題,更是內心深處對於設計的徬徨與自卑

我總是想的太多,卻什麼也沒做到,雖然語言上難以解釋,但老師在這一點上卻很了解我。

我對於每一個出自於我的設計都感覺不安,總是擔心有沒有哪裡出了差錯,擔心這個作品太無聊,擔心這個材質做不到。

光是為了擔心,我就會改變原先的設計。

 

我沒有非常堅決地在蒐集材料,雖然都是有仔細思考後才開始採購,但卻經常在改變想法,有時材料甚至還沒用上,想法卻已經一變再變

面對比例與顏色協調,我的無能力與害怕超越了我本來的思維

我總是會配出很怪的色彩,我總是知道他很怪但是我配完就是這麼醜...。

有時候為了材質而無法顧及詳細的顏色組合,魚與熊掌無法兼得只取其一,想當然做完還是會被自己打槍

更嚴重的弊病是:我會在自己打槍自己以前就竄改設計以滿足越來越低的標準。

 

內心不安到極點,每一天每一分都在想的設計圖,卻總是越想越沒有辦法想出來

越來越無法天馬行空的創作,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

 

原本不該設限的設計被我這樣考慮之後就越來越糟糕。

 

我就是那種很會耍小聰明的人

卻不肯好好努力做好一個材質就好

我現在知道我必須要專心做一個東西就好

不要想太多

只要一個東西做好了,就夠了。

 

 

 

 

 

 

 

 

 

Tie & pinstripes  Please give me a chance to do this.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