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先別管那位經常出現在我夢中的詭異男子,我總夢見這個傢伙,沒來由的。

那些一點一滴的恐慌像水壩上那道細長裂痕,細流涓滴著

“看起來好像還好嘛”,事情一多似乎就可以忘記

很快樂卻又很不快樂的兩面生活,我的26歲末

說什麼沒關係沒問題好像習慣了其實都是騙人的吧,

或者說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而我只是不想告訴妳/你

總是覺得快要淡忘些什麼,不論是快樂或是難受

那些快樂消退的太快太徹底,而疼痛又來的太悄然無聲,總趁著你孤獨的時候來大聲敲門

令人懷疑自己的大腦是否有問題?

記憶總留下最痛的部分供我品嚐,卻從沒見過幸福那種奢侈品

如果可以忘得那麼快,那我們還剩下些什麼?

再說

幸福是轉瞬即忘的瞬間而已,過了就是過了

不能保證未來的幸福正好就是痛苦的起點。

 

一字一句的緊張拼湊著我殘缺的想像

我要的不過就是一個很容易造假的習慣而已

即使是這樣都能覺得快樂的我,的確很卑微

而我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由衷地告訴妳

我們所能掌握的就是讓自己快樂

除此之外什麼也無法改變

然而我也做不到呢

因為讓自己快樂的方法總是逃避不是嗎

逃避自己跟逃避責任

愛情其實從頭到尾都不是快樂吧

因為就是包裹著責任的性愛而已

 

操你媽的責任跟性愛

我真的有點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