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裡印象深刻的憤怒事件]

我是一個不太容易發怒的人,平時雖然對很多事有意見,但並非真的生氣,只是以嘲諷語氣發洩發洩。

然而從小到大,有幾件事情讓我感覺真實的憤怒,血壓會飆高的那種,從來沒忘記過,這算記仇嗎?每次想起來,仍然覺得很生氣。

 

一、

小時候,有次寒暑假到南部表妹家玩,跟表妹、她一個比我們大的朋友一起幫忙摺妹妹家的衣服,我本來在家裡就沒有摺衣服的習慣 (我們全家都不太折),不過我還是知道怎麼摺,我記得我還特意依照外面服飾店的摺法(會把襯衫的領子部分留在正面的,很漂亮的摺法)把她們家的襯衫都摺得整整齊齊。摺著摺著,她朋友突然破口大罵:「連摺個衣服都不會!!!自以為住臺北了不起嗎???」我當下愣住,心中開始冒出無名火花,我仍然裝作平靜,支支吾吾地問她哪裡摺不好.....而她只是把我摺的衣服全部弄亂,然後奪門而出,留下無限錯愕的我跟我表妹。

我後來才知道,我一直對這件小事耿耿於懷。雖然當時很小不經世事,只覺得莫名其妙,怒火卻又無從發洩。

這是一種特殊的嫉妒心理。我就是生在臺北,我家裡就是不摺衣服,這些我可以控制嗎?我到底做錯什麼事為什麼摺個衣服還要被說自以為了不起?她不過是把她嫉妒的心理投射在我的身上,而將她自身認定遭遇的不滿怪罪於我。就像我們常常會開玩笑去酸有錢人的心態類似,只是她面對的是比她小了好幾歲的國小生,而她明明應該要懂得這樣的道理,卻一時激動隨意罵人。

我這輩子只見過這位朋友一次,也從來沒有表達過這個憤怒的點,但是我每次想到這件事情,就覺得很不平。

 

二、

某演唱會時因緣際會接了工作人員,擔任管樂老師的隨身助理,跟老師們閒聊的時候被問到科系,我照實回答:「藥學系。」小號老師說:「 啊那不是出路很好嗎?幹嘛沒事跑來這裡弄音樂?!」我大致說明了我們有個樂團,也一直有跟著吉他老師在學吉他等等的過程。我當時非常欣賞這些音樂人的專業,覺得自己只是剛剛在音樂這塊起步的幼童,抱著一種謙遜的心情翹課去當工作人員的。可能我也是預設了希望老師給我一點點鼓勵的心態.....只不過老師以一種不屑的語氣說了大概是這樣的話(記不清楚了):「別再浪費時間了!快回去好好念藥學系當個藥師吧!!!我們想當都還不能當咧~~~!」聽了他們的評語以後,當下一時也不知如何反駁....而且不管我說了什麼,他們都不當我是一回事,只覺得我是個前途閃亮來這裡只是好玩的死大學生。覺得很沮喪,同時也覺得很生氣,沮喪老師們可能是因為就業環境衰退才會說出這樣的話。氣的是老師們竟然是看低了他們自己的專業領域,而高估了我的專業領域,是為了錢嗎??難道科系跟職業的收入就這麼重要嗎??他們並不知道的是,我根本對自己的科系不太感興趣,雖然唸書我很行,但是我一直都不快樂;他們並不明白的是,我當初的夢想是有朝一日能跟我的樂團站在他們那樣的位置。

現在想起來,覺得老師們的心態滿悲慘的,或許是環境的慘澹才開始讓他們有這種看輕自己的心態。錢和夢想的矛盾,永遠都存在,只有少數人能夠一直堅持下去,而能同時擁有,各種困難都可能讓人想要放棄,選擇簡單好走的路。

然而我也體會到有必要先徹底了解自己對人生的想像與實現的計劃,才不會失去信仰,造成一路走來易被誘惑或者不斷地欽羨他人的成就而活得很痛苦。

從此以後,我一直以此為警惕:

1.先弄清楚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麼樣子,真的了解自己才不會後悔或是嫉妒他人的人生。

2.達成夢想在現實生活中真的非常困難,因此必須要更努力堅持下去。

3.我必須先看重我自己,才會真的被他人所看重。

 

 

其實都是些小事情,不過幾分鐘光景的回憶,卻記得非常清楚啊,果然給我的影響很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