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8/16  也是大稻埕煙火的那天

我終於鼓起勇氣對妳說我要離開了

因為我做不到一心二用。

面對吉他的時候,我無法拒絕全力去付出

以勤能補拙的方式緩慢的進步

或許是因為我真的喜歡,還是我只是不想輸給妳

又或者其實我只是喜歡妳和妳的夢想

關於妳我想我有很多複雜的情感

關於樂團也是

我對於樂團的夢很小

只是很喜歡大家一起往前衝的感覺,至於衝到哪裡,其實我並不在意

只是很喜歡苦練吉他玩吉他的感覺,對於作曲或編曲,卻總是沒有靈感

雖然經常累掛、沒天份、沒進步、沒有用

但是還是非常近乎自虐的,以我自己的方式和腳步用盡全力的努力著

然後總是會有很多快樂動人的回憶

 

但是這次,輪到我自己的夢想了

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話就辦不到的那種

 

其實離開那天,練完最後的一次團

我自己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哭得像笨蛋一樣

我感覺我拋下了太多對我而言好重要的東西

像是流沙一樣從我的手中消逝了

置自己於死地卻不知道有沒有後生的感覺

“....已經不能回頭了吧。” 我那時候是這麼想著的

何況也已經找好一個很厲害的吉他手,我想這樣對團也好。

 

中間約莫是聖誕節的時候去看了他們的表演

和去年我們表演時是同一個場地,卻是不同的團員

從台上到台下,內心真的是百感交集

其實非常難受卻要保持微笑。

但是新的吉他手確實很強,覺得整個氣勢都不一樣了

雖然風格部分還要再磨合一下,卻是很棒的開始

 

結果大約在過年之後,新上任的吉他手卻搞失蹤

妳只好問我可不可以回來幫忙錄音

其實我心裡默默的興奮

可是我還是盡力幫忙去說服那個吉他手回來

畢竟我真的覺得他很厲害,或許錄出來的東西會很棒

結果他只是一坨屎而已,完全失聯,沒有任何交代自動人間蒸發。

我根本無法放任他如此的糟蹋這機會

非常生氣這個團在他心目中是多麼不值

而這個團在我心中卻還是排在第一

甚至仍然超越了我自己的夢想

這件事還是讓我非常驚訝...

難道其實我只是不敢承認我有多喜歡樂團

難道其實只是我不敢去夢想的更大而已嗎

 

總之,我總算領悟到我這輩子是不可能放棄吉他了。

孽緣阿,為什麼老天不生一點天分給我!!!

我練琴的時間可能是別人的十倍,成效卻感覺是別人的一半

 

回到故事...

鼓起勇氣,卻完全沒有勉強的

接下了錄音這個重責大任

回到了團

我卻累的很快樂很快樂。

 

錄音真的好累好累。

每天都編曲練習到凌晨三四點

手指經常麻掉,隔天一大早還要恍神去上班

然後錄音的時候還是會錄不準錄太久或是臨時改編

壓力很大,可是滿爽的

尤其是聽到混出來的歌

簡直都快哭了

我覺得音樂真的是一個好大的一門藝術

本來以為...不過就是一首歌不是嗎?

他其實是很緩慢很精細的逐漸雕刻而成的一段聲音

各種器材技術編曲混音甚至是壓制唱片等

全部都大有學問,需要很多專業

其實好難好難

我們這才只是努力著捏出一點點屬於我們的形狀而已

 

然後就是三場的告別演唱會。

 

EP錄好,做好了,妳也即將去唸書了,大家都有著各自的事情要忙

8/7最終場演唱會,也圓滿結束了

我們在摩斯待到三四點,遲遲不願離去...

突然之間,我深怕這一別就會是一輩子

但是我們沒有人哭,我哭不出來只是一臉倦意

回到家已將近五點,抱著一大箱的EP背著重重的琴

直到這個時刻,我才感覺到真正的結束

剛才的再見也是真的再見,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

和上次離開的時候的感覺不太一樣

這次所有人之間的連結都不在了

所謂的傑士塔威不在了

我們再次恢復成一個個獨立的自己

我無聲的痛哭著

 

還好有錄好的EP

證明我們曾經存在。

我只敢拿在手上看

根本不敢好好的去聽

就算到了今天也還沒辦法

 

我覺得我根本捨不得把它賣掉。

 

我不相信我們會走散

我們一定還會在音樂的哪裡碰面的

一定。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