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的主結構就是庸人自擾。

以憂鬱症作為基底

瘋狂流淚、自我否定、無法思考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但不管選了哪一個都會傷害另一個”

 

然後我們就卡住了,深深卡在責備自己的夾縫

掙扎著自由的空氣

 

實際上我們不過是用力的掐著自己的喉嚨

 

是因為是女人嗎?想太多了嗎?想當良家婦女嗎?

要是古代皇上,當然二話不說兩個都正式納入了(笑)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該發生的就會發生

不要責怪誰,尤其是妳自己

何苦否定自己來成全其他人對妳的依賴?

他們的確愛妳,那也是他們所選擇的

不要想著”他那麼愛我我怎麼好意思,當然也要表現很愛他“

這種狗屁

如果他不滿意早就分手了,妳不需為此假裝

這樣對誰都沒有比較好。

妳不為誰而活,也得為妳自己的快樂和自由而活

如果不可能都成功

就得選個能讓妳比較快樂的世界生存

就只是這樣而已不是嗎?很難嗎?

 

沒錯,就是這麼難

因為我們都戴著太多層面具

戴到自己都認為那就是我本來的樣貌了

禮尚往來得太嚴重

對價關係要求過甚

卻沒人想起來

愛這種東西從來就沒有數字可以算的嗎?

掏出真心來說明白是會死嗎?

絕對不會的,妳只會暢快呼吸新鮮空氣而已

 

愛很簡單,兩個都愛

就是兩個都愛

沒什麼好大不了的

就像是吊娃娃機

妳知道妳願意投多少愛進去,你也投了

甘願,就會快樂

 

妳只能坦白然後聽天由命

至少妳不用為了這種鳥事勒死自己

就這樣而已,這樣會比較快樂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