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騎摩托車等紅燈時,總是在左顧右盼,不停觀察路人跟騎士。我總會猜想他們的職業與心情,無端地做一些城市觀察與心智練習。

今天我在民權東路上,撇見了一位中年男子,他的臉紅噗噗的,因為午後的陽光正刺痛著他的臉龐。此時的他卻帶著一種滿足的表情,像是正要回家的樣子,在下午四點半的陽光下,幾乎是幸福的神情。我猜想著他的工作,可能是印刷公司裡的職員,需要做些偶而粗重的活,因為他看起來微微出汗。

他穿著偏灰的鵝黃色短袖襯衫,寬鬆地隨著午後匱乏的風微微擺動。還有一條是黑色卻不那麼黑的長褲。一個標準的傳產中年上班族,我心裡這樣想。仔細觀察上衣與長褲,是洗過多次的樣子,布料是洗薄的,柔軟而輕微起皺,卻乾淨,只是有著歲月的輪廓而日漸溫柔。那對我來說,是種簡樸的節儉,我很喜歡著像這樣帶著故事的衣服。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終於看見了他的皮鞋,在這個和諧的畫面裡份外的突出,皮鞋是完美、新穎而毫無灰塵的黑。“閃閃發亮” 就像有個聲音這麼說似的,我竟無法不注視他那雙漂亮的黑色皮鞋,還差點被他發現。鞋子並不是花俏的尖頭或雕花款式,而是實用而包覆性高的橡膠底黑皮鞋。我此時知道他的工作可能是需要經常站立的,並不過度講究衣著打扮,卻需要有著穩固的功能性,就一如行銷與製造業那樣壁壘分明。但就我觀察過的所有騎士的鞋子,不論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想像職業,卻從沒有人的鞋子能如他的一樣乾淨發亮,像是剛剛才用心地擦過似的。

 

他的個性與職業開始跟著那雙漂亮的鞋而變得遙遠難辨,卻閃閃發亮著。

 

我一直在想像,是怎樣的狀態讓他的鞋突兀地如此完美?

最簡單的解釋是,節儉的他,終於買了一雙新鞋。

或者,他其實內心是個對鞋子分外在意的人?對自己的鞋子非常積極而認真保養。

或者,他正在造鞋產業上班?

 

我一直看著那雙鞋,直到綠燈起了的時候,我的心裡還是只有那雙閃亮的皮鞋。好像我剛才所有的判別都可能因那雙鞋而失誤。

我們總是用視覺的直覺印象去評價他人,卻忘記真正去了解那些影像背後,人生而為人的本質。

每個人都該有他屬於自己而獨一無二的樣子,不是單靠那些外表的膚淺猜測就能猜到。每個小細節的背後或許都藏著巨大的故事脈絡。

或許那雙鞋也是,他給你一個幽微的小線索,告訴你這個事實:這個世界沒有樣板,每個人都是完全的獨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