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同意嗎?

在一個自由資本的社會裡,所有的工作都應當有人來做,所有的工作應該要不分貴賤。

因為不管你做什麼,很多時候一件事情的成就是大家一起完成的,少了哪一個都可能造成影響。

我們口口聲聲倡導自由平等的社會,我們說:人人皆應享有自由平等。

轉頭卻又給這一切標上價錢,一個清潔工的薪水與一個工程師的薪水標示了這個社會對人生的不同定價。看過Fight Club的人都會想起那個經典的標價畫面,是的,人的生命也被標價。每個人的價值觀將永遠會被這個標價給綁架著,或多或少。

 

你同意嗎?

沒有一個生命比另一個更加可貴。我曾經憤世忌俗的認為,價格不是唯一的價值評斷,人的生命應該無價。

但很抱歉,生命很悲慘的是有價的。

當你年老,不再對社會有貢獻之時,你要繼續生存所花費的總額就是生命的價值。你會需要更好的醫療服務、需要最新最有用的藥物治療,需要更完善的服務品質,而那些都是有價的,因此你的生命也被標上了價格。

當你得用錢買下你能夠好好活著的時間時,誰最有錢,就有最大機率能夠好好活著。很難想像但是卻是真貨真價實的:是的,不只是老年,從生活裡的每個層面來看,所有人的生命都有個價格,標示著你生命的起落終結。

 

你的生存權與存活率都是你花錢買下的。

 

你擁有的所有財富,理論上會花在你自己與家人身上,轉換成你與他們的生存權、潛力值、存活率等。

你賺的多少,理論上就等同於你能把自己與家人的生命價格標到多高。

因此從實際層面推論,一個清潔工與他的家人的生命價值竟完全不敵一個工程師與他的家人的生命價值。

 

有些人甚至比別人更認真地活著,卻在經濟能力上永遠望塵莫及。

是哪裡出了差錯?資本社會裡,哪個職業對整體成就的貢獻多寡到底是由誰決定的?

換言之,是誰定出了那些價格?市場供需?主管?老闆?政府?

如果每個工作都得有人來做,為什麼有些人註定得做那些低薪的工作?

是他們活該,投資人生錯誤所以無法提高自己的生命價值?

如果人應生而平等,為什麼我們得用這種匪夷所思的價格遊戲控制所有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