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間想起一切

排山倒海   藏著刺痛和青澀的回憶

 

我從來不記得大一那年的每一天都是怎麼入睡的。

但記得在很安靜的夜裡,無聲地哭的話,可以聽到眼淚滑落在枕頭的聲音。

每一天,在龐大而安靜的班級,渾渾噩噩地準時上下課、吃飯、說些無意義的話、回家。

只要獲得一方沒有人的空間,我就會開始掉淚。

我討厭新學校,我討厭一切,我討厭繼續住在台北,我討厭跟喜歡的人分開。

我更討厭我喜歡的人不需要跟我聯絡也能繼續若無其事地展開新生活。

我感覺到我被拋下,像流浪狗一樣開始不知所措,除了更加用功以外,只是一點一點的讓生活朝痛苦墜落。

 

最後一根稻草

某個炎熱快要下雨的下午,那天可能是你分開以後第3次打給我吧,就在過了快要半年以後。

電話裡的你說你今天剛好回到台北,正在為營隊募款,我怯懦地說著那我想去找你可以嗎?

那年的我從來不懂得要怎麼去爭取我所需要的,這句話已經是我的極限。

可是你卻一口回絕了,乾脆而且沒有轉圜的餘地。你說你很忙。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麼困難的壓抑自己的哭聲才可以好好把電話說完。

 

後來我發現再這樣下去我就可能會成為憂鬱症患者,所以我開始我的維新運動。

強顏歡笑逼自己參加各種社團,各種系上活動,努力去融入人群。

就在我終於開始覺得可以先不要去想你的事情繼續生活也無所謂的時候,系上活動跟你們系上的舞會時間衝突了。

我毫不猶豫地決定回絕你的邀請,況且我也為了那個比賽練習了好幾個禮拜,總不能說不去就不去。

 

其實我想我心裡是知道的,如果我去了,我一定、絕對、非常確定的會原諒你然後繼續那麼痛苦的愛你。

而我卻再也不想那樣生活了。我沒有辦法忍受每一天都痛哭到天亮的日子。

 

我沒有愛上別人,我只是沒有辦法再愛你了。

從高中的時候就一直都是這個模式。我愛你,而你總對我冷處理。我還是一頭栽進去,好像是真的用盡全力在喜歡你,討好你,可是卻沒有得到相對應的。

 

我們後來也從沒有好好的談過,我一直都極力避免跟別人談到這件事,因為我每講一次就想哭一次。直到現在還是會覺得些微的悲傷。

那時候的我無法處理這種情感,我給的太多太猛烈,我要的太多太自私。我善妒而且容易不安。我希望自己是你眼中的唯一,而不是僅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現在想想你的愛一直都是淺淺淡淡的,非常自然的,不會有太多激情,但是卻很溫柔。那時候的我還不懂,我要的是更多更多的,而你卻不能給我。

我那時開始意識到我竟然是那麼的脆弱,完全不夠強悍到足以獨立生活。或許是因為你教會了我什麼叫做自我中心的原則,才讓我現在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吧。

就算我當時去找你了,最後可能還是會分手,而且,可能會分得更痛苦吧。我想。

謝謝你帶給我的成長,我還是有可能像當初那樣瘋狂地喜歡你,僅僅是因為你的笑容很可愛,身上的味道很好聞,但是我們都知道了,只是那樣的喜歡是不行的。

 

和你之間的回憶裡,我最珍藏的一個

只不過是有天下午,我們在回家的路上走著,你忽然抱著我在天空上轉了一圈。

你並沒有說些什麼,我本來好像在生氣或是難過,而那對我來說就夠了,我只是需要這些。

而我想你其實並不懂吧。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