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讓人獲得神秘的滿足感,好似我不用與人直接交往就能暗地裡明瞭一切。

發現自己是那樣的,喜歡靜靜躲著觀察,不發表言論,不說明原由,只是觀察和推理

卑劣的癖好吧,我承認,或許跟我生性怯懦有關...

面對越是無所謂的人,我反而越能直接了當的坦率。越是有所顧忌,就越容易察言觀色、三思而後行,甚至,躲在背地裡偷偷地觀察推測。

但有時,窺探不到想窺探的對象時,就只好悶得發慌。猜忌和推理都是同一條死胡同,從來沒有逃出成功的一天,但是劣根性使然令人不得不這麼做的時候,就會討厭自己為什麼如此愚蠢。

伸長了頸子在等待絕無可能的希望,甚至有時候連自己都不太知道那還算不算是個希望。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