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2438_1135370489815726_6209256413378398954_n.jpg

 

奇怪之日,口是心非。

本來並不想喝酒的,卻不知道為什麼點了中杯蜂蜜啤酒迅速灌下,或許是這家店勾起那些不太愉快的回憶。後來刻意地跟同事走散,一個人走到過去曾去過的那些天橋上,呆坐在椅子上,望著底下燦爛流竄的車燈銀河劃過腳下。我只是想閉上眼,好好聽U2唱一首歌,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快樂不起來。

天橋上的幾個場景和我的眼淚攪和在一起,變得濃稠而重鹹,是我無意間在台北市潑上的辛酸污漬。我總會回來確認,到底洗乾淨了沒。

 

 

佳佳唱片不知道什麼時候搬到了地下室,我在門口躊躇著,始終沒有進去

重口味的起司義大利麵店正式的關閉了,只剩下空蕩蕩的一室破瓦荒涼

北門看起來古老而寧靜,一個嶄新的位置坐看相機路口交叉點

所有事物都在變換遷移,只有我的心情還在復古懷舊

是不是只要待在台北一天,我就會一直這樣下去

 

順序是,想起過去,然後想起現在,感到更加孤單

總要把自己放在委屈可憐的角色上琢磨,然後像個痴痴的觀眾般同情我自己

其實根本沒什麼好可憐的吧

再明顯不過,明確清楚,那是個自己設下的陷阱,還硬要把腳伸進去

那些浪費的精神與時光都可以做出一件禮服、再寫出一首歌了。

 

我一直想要安穩的感情生活,但是心裡面總不夠踏實

不斷地需要去克制自己,令人感到悲哀

這說明我的人格上還有許多的瑕疵與裂痕

在不願被人發現的小角落積著灰塵

 

或許我真的該好好地去漬了。

 

願蜂蜜啤酒洗淨我的髒污。晚安。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