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網路新聞裡看到這個奇妙的實驗性影片"Pouring Molten Aluminum In a Watermelon. Awesome Surprise!"



我看的時候只覺得這個人怎麼倒的那麼不準,不過成品滿有趣的。
但是回過頭來看看網路新聞底下的留言,台灣人幾乎全部倒向“浪費食物”的譴責


“還不如拿給非洲難民吃”
“以後沒東西吃可以叫他去吃大便嗎”
“浪費到極點”


我忽然發現,我竟然不會以浪費食物來譴責這個藝術性質的實驗了。

剛開始學習的我,連用很多胚布打樣、很多紙張來畫只用一次的版子都覺得深感厭惡,浪費至極。現在,我妥協了,在設計這條路上打滾越久,就越浪費。做一個project平均需要花掉一整捲的全開白報紙,好幾碼的胚布...而我已經絲毫不以為意

雖然我有下意識地把很多原型版留下來重複畫好幾次才丟掉。
我已經親手殺掉多少棵樹了呢?用掉多少製造胚布時必須的水了呢?


浪費?
到底對於藝術、設計來說,怎樣可以不浪費?

 

我們使用大量資源製造出一些實際上沒有功能、或者功能甚少的物件

並依照人們觀看後的感受來獲得評價,美的評價

或許你會說這只是一個prototype,一個概念的呈現,所以並不能算是浪費

我也會告訴你很多設計根本只是一個image,一個形象的延展

我們唯一要的,只是那張照片罷了

因為可以放在作品集裡面,就只有平面的結果。

 

我覺得我們正塑造偶像

並且膜拜著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