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在動作的    是我

我與靜物的生活   如生苔的止水   如相片中

那幾抹恆久不變的笑

空氣編織的太過細密

讓沈重都在吐納之間

窒息而死

我的每一個動作   都像貓步

輕巧無聲

不觸及任何人

甚至也不曾觸及自己

只有時光荏苒

在遙遠而晴朗的天色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us 的頭像
Rebus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