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nothing left but our digial love.

 

 

彷彿我們是可以複製的,可以計算的。我的聲音震動著麥克風,形成獨一無二的電流,轉化成數位訊息,直達衛星,穿越了無數的網路脈絡,經由電腦和音效卡的轉換,從你戴著的耳機傳了出來。

我們之間隔著一萬兩千公里的距離,隔著那些散發熱氣、發出細微噪音的機械:數據傳送和轉換,那12小時加上5秒的、延遲的愛和感知。

科技多麼先進,讓人在這樣的距離之下也能好好談場戀愛。以至於我直到現在才察覺,你之於我生活的意義,正像那些不斷更迭的臉書狀態,平面化的、數位化的親愛的朋友們。我追蹤,我傳送著什麼訊息,試著引起注意,試著讓自己超越那時差,試著變得立體。

 

就在我的聲音抵達你耳中的同時,無數的資訊正在消失。

 

就像那些狀態,無非是我們篩選後的資料,抉擇後的呈現。那是,我選擇讓你見到的我,那是我躲藏後,留下的笑容和美好,像極一束新剪的花。

如果有一天,我的電腦壞了,手機壞了,對我而言,你還是存在的嗎?對你而言,我又還是存在的嗎?或者該這麼問,對我們而言,我們能夠以任何形式令彼此感覺重要嗎?看著同樣的月亮,活在同樣的地球上,數位化與神化的愛情。


“我想要的不過是體溫而已。”  我聽見自己這麼說。大方的承認吧,我們需要的僅是肉體而已,需要陪伴、需要溫暖,只不過一種純粹而天生的欲望。那些關於愛與不愛的難題,在欲望面前,已經變得如此無關緊要了,真沒想到。愛情在距離面前好像就是這麼脆弱不堪不是嗎,因為她被稀釋了,僅剩那塊重要的欲望,像胎記一樣的自然。

 

在我們還沒變得過度扁平以前,我努力地想相信什麼,抓住些什麼,好讓自己不再漂浮、不再透明。

 

 

 

 

我想我總有一天會忘記你的樣子,還有你說話的方式。

我想我很愛你,但是或許我會無法以同樣的方式繼續愛你。

我從來不願忘記,甚至還能透過先進科技見到你的模樣

但是對我來說那些都像是,依照你的樣子製造出來的圖像而已,它們畢竟永遠不會是純粹的你。

我討厭那樣,但是我現在看見的未來,是那個模樣。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