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笑,原來我的安全感是建立在這樣的互動上

逐漸地感到害怕著,原來這麼微妙的遠離就能造成不安

接下來的整整一年,該怎麼面對?

我想我需要跟你好好地談一談

好好說一說我的害怕和我的脆弱

只是

我怕你不耐煩,最近,你逐漸的會對我不耐煩了

對你來說或許根本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很重大的改變

將我推的更遠、更不安

 

或許我其實根本無法忍受遠距離戀愛

因為我根本沒辦法相信誰,因為我無法忍受被背叛的可能性

就算是你,竟也還是這樣了

會不會我們也走不過這關呢

 

為什麼

我得生活得這麼孤獨呢

為什麼我就學不會相信人呢

劇痛後,要學會自我癒合

而不是哀怨與悲觀

更不是

徹底放棄人類

 

sleep.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