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現實與幻覺間的紙窗吧。沒什麼好猜疑的了,用力去驕傲與啃咬那些過往的難堪,生吞,含著淚卻帶著笑,用力吞入。腦內股市一再地狂飆後又崩盤、一再地恢復市場平衡時,在那之間,我其實看得這麼的清楚,其實我們是如此生疏與遠離。

 

重點不是我需不需要你,而是你不需要我,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沒有需求,便沒有感情。

 

我在你的職場上是不是非常容易被取代?這讓我失落到認為甚至不該去投那履歷。

 

聽一首歌,就開始失去鬥志,然後只能用力狂奔逃離的沮喪感,幾乎要讓我邊跑邊哭了吧

不過我跑得真快,我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跑完那首歌的。

 

在這一切之後,我是不是又可以恢復那種自我的自信感?

那是在生命的重量擁有安穩的支撐時,才能感受到的一種腳踏實地的安穩。

我在那天就徹底失去了,直到現在。

也許就像跑步一樣,這種感覺也需要慢慢卻持續的練習才會回來。

 

別可憐自己,別回憶過往,別想。你需不需要我其實才不是重點,而是我又有了一點能力

 

可以不再需要你一點了。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