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這件事以後,我才正式的從完美主義投靠敵方。

從小到大,我可能是個很徹底的完美主義人類,我的家人中並沒有這樣的人,但我就長成了這副德性。還記得國小的時候,有個每週一次的國文課字畫比賽,就是參加的人要選一個課本裡的國字,將它以楷書畫出來並且介紹相關的部首、讀音、成語等,還要以圖為輔,做到漂亮著色、生動活現的那樣的一幅畫。而我,只要有哪一次比別人差,就一定要想盡辦法在下次超越他。因為不能接受失敗,所以幾乎在還沒真正失敗前,我就已經嘗盡了那種內心羞辱的感受,我生氣、急得跳腳,只因我不想被別人超過。

總想要比別人更好,總想要比現在更好,總急著要讓自己在眾人眼裡看來很完美,因此背負著巨大的壓力。

做事的時候會想著別人怎麼看我而做,總設想其他人的角度與眼光,很在意而顯得畏畏縮縮。

而我這麼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難道都是為了別人?現在看來,這是很可議的,其實該好好檢討一下。

回到投靠的故事吧,這件事就這樣發生了。我知道這在眾人眼裡不好、不對,我必定受到譴責,所以非常努力改善,盡量壓抑自己。痛苦了整整一年,而到頭來我只能承認我就是做不到,原來這世界上還有勉強不來的事情。

我終於明白因為這一切本該如此,因為那就是我的一部份,我的那部份是如此殘敗潰散,但卻美麗萬千。這個不完美的事情,其實是讓我發現我如此美麗。很多東西原來不是我硬幹努力就能超越他人的,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單純成長,也不過是應和他人虛假的成長,那麼一切最後只是非常麻木空虛而已。

我認為完美主義是社會化下產生的病態心理。我們的反饋機制完全的建構了完美主義者能大勝的世界,我們努力為了那個眾人皆羨的目標讓自己更好,然後就會獲得眾人的獎賞。這其實是沒有自信的行為,因為沒有自信所以才會追逐著光源前進。這樣一來一往的過程中,會漸漸埋沒最初、最原始的自己,我們會失去自己。

其實我也還沒有完全地投靠,畢竟完美主義不是一天造成的。

我現在什麼也不是,什麼也沒有,我有的只是單純的信念,但我想,這樣就夠了,就從這裡出發吧,不同的是我將不再擔心,沒什麼好怕的。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