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到了嘴邊就吞了回去,話題終究還是沒有個延續。人家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我則是為找話題苦思梗了,這麼說是有點誇張,但我對於單純為了閒聊而閒聊有障礙,只是想關心你,如此而已。而有時我不是沒有想到話題,只是不願讓你發現我這番心意,因為我是那樣倔強的不願承認也不想面對一個事實: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是的,但你還沒有發現這點吧,正如我所願。

我這是在給你一個測驗:如果你不嘗試,你永遠不會知道結局。

但這問題也正在考驗著我,那麼我憑什麼當裁判?

憑著一股傲氣、一種自大、一抹自討苦吃的慘笑。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