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一個星期,我們之間的半衰期。

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現在的感受,也許是有點悲慘

不是不想了,只是越發地明白那裡存在著的不可逆性

就越是不願意再主動與你聯繫,反正我似乎是做不到了

更加地

大前提是我再也不會見到你

因為我很清楚我必須不能再見到你

這件事才真的會畫上句點。

 

只是,也許對你來說...

這份關係的薄弱,仿佛用手就能戳破

撈金魚遊戲總是很快就結束

你不在意的,不是嗎?

 

永遠都是只有我一個人偶爾想起時

還會過的很不舒適、還會想要寫寫歌唱唱歌吧

 

總而言之

我們,讓我逃過一劫了。

 

謝謝你還有謝謝我

因為這樣我才真的對得起你

讓我真的能成為那個

我認為是對的的人

 

從今以後

這條路上

頂多是會偶然浮出來的

對你的想念

僅止於想念而已。

創作者介紹

Those words in my head.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