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9 Tue 2016 01:03

你等的祝福總是收不到

佚失而沒有收件地址的愛

一張垃圾   漂流在永恆的海上

 

睡在時間的河裡

鱗片冰涼   面無表情的人魚

她說

“垃圾最後都匯流到一塊,我們靠那維生”

 

你潛入河床底部記憶的森林

你很快樂   快樂的無法置信

卻即將窒息而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0 Sun 2016 04:11

或許你正笑著

笑我傻   什麼也不記得

我不問   你不提

世界好像因此重獲平衡

揭露

算是我的失常

 

如果愛可以揉成一個紙團

真希望它能滾的

越遠越好

遠得像你跟我的距離

遠得像你冷漠的回應

 

或許   都太寂寞

才急於尋找浮木求生

我攀著他   你攀著她

所以我們都還活著

那樣

就好?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就倒霉。

 

自從沒買到我的生日禮物-草東台北門票以後

日日夜夜就只聽這張專輯

難過的時候聽

開心的時候聽

騎車的時候聽

工作的時候聽

就是要聽到爛避免想起沒票的扼腕

 

想分享一下這首大風吹,我想應該已經很多人都聽過了

但我最近不知怎地對這首歌特別有感觸

 

別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成功

想做什麼好像都能做得很好

有各種資源可以運用

好像那個總是受歡迎的孩子

又聰明又有人緣跟成就

誰不愛呢

 

我則是不管做什麼都感到好失敗。

不管我手裡拿著什麼

做了什麼

努力著什麼

還是一樣

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吧。

 

 

 

 

一樣又醉了  一樣又掉眼淚

一樣的屈辱  一樣的感覺

怪罪給時間   他給了起點

怪罪給時間   他給了終點

 

哭啊 喊啊

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

快   快拿到學校炫耀吧

孩子交點朋友吧

 

哎呀呀 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

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

哈哈   哈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7 Thu 2016 02:38
  • 不再

我總是堆滿笑容的進門送藥。

 “奶奶午安,給妳送藥來囉!!! " 我愉快地說著,一邊忙著準備過卡機跟藥物,手腳勤快。

外面午後的陽光刺眼,風卻有些寒冷,台北十一月的天氣一如往常地難以預料。

奶奶的神情看起來有些驚慌,她手裡拎著一袋不要的舊藥,喃喃說起阿公的藥已經不要了,卻指了指在我左邊的一張桌子。

原本空著的桌上放著一幅解析度很高的彩色遺照,照片裡的阿公看起來很平靜,一旁的香裊裊飄昇。

 

忽然之間,空間裡只剩下不可置信的我與奶奶瞬間留下的淚。

 


第一次見到阿公,是在他家樓下狹窄陰沈的騎樓。他坐在一台停靠牆邊的手推車上,滿臉的疑惑直直瞅著我看。

看得我有些緊張,畢竟是第一次送藥到這裡,但我還是保持禮貌的微笑,快步的上樓。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就是我要送藥的對象之一。

奶奶跟我抱怨阿公都不上來,喜歡坐在一樓也不知道在做什麼,等一下就要吃飯了⋯⋯。

 

再下一次送藥過去時,他們正好在吃午餐,外傭煮了滿桌子的菜跟湯,看起來非常豐盛,

阿公始終沒有主動跟我說話,但是這次,他好像比較認可我了,他的眼神告訴我他歡迎我的到來

我也順口告訴他吃藥要注意的事情,我記得他後來笑了,他們都是。

 

我從沒想過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見他,就那麼短短幾分鐘的衛教。

 

怎樣都無法忘記奶奶指著那張照片的神情。

一想到她接下來的日子我就不禁鼻酸,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兒女,在哪裡,做什麼。

不管怎樣,接下來只剩下她跟外傭,要獨自面對那間房子還有裡面的一切,那些沾染著濃重回憶的每一個角落跟灰塵。

第一次見面時,奶奶就開玩笑說她吃的藥比他還多,心臟還裝著兩根支架,是不是哪天就要早他一步走了?

他卻走得那麼突然。

兩週前的一個早上,正要等車出門去洗腎,沒想到就那麼去了,任誰也喚不回。

我努力不讓她發現我內心劇烈的激盪,走過去輕輕摟著奶奶,告訴她一切都會好的,

要她別哭,多出去走走,跟她約定一定還要再來看她。

 

我想起一些流病學數據,女人比男人長壽,還有女人得憂鬱症的比率高於男人,

我開始想知道這兩者之間是不是有相關性的。

 

願天上的能夠安息,沒有病痛的走

願地上的能夠放下,好好地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2 Wed 2016 03:02
  • 煙蒂

被紙劃破的傷幽微滲出血水

蒼雲柔弱而膽怯地陰著天色

卻蘊涵一切的愛

如雨降臨

 

摔傷的痂被刺成了青

那麼無可奈何地滲出一抹

難以名狀的憂傷

我知道

妳像極一個

渺無人跡的美麗星球

在那裏

語言是用愛

緩慢而溫柔地製作而成的

 

好像我們就應該這樣相識

在最疼痛的時刻

煙霧裡的妳有種雉氣

卻能容納著過重的憂傷

成為妳笑容裡難以被遺忘的

那種自信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