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更認識台北一點,對你就更陌生一些。

你就像幽靈般存在於這個都市的各種角落,但是看不見也感覺不著,非得用像Facetime之類的特殊儀器才能聞其聲、見其詳。而我卻有時候,連見,也不大想見。我感覺得到,看著你的時候並不是在想著你的,我只是將螢幕上的你當作眾多訊息中的一則,像每天例行點開的新聞頭條那樣子閱讀著。當你不在,我的心裡依舊保留些許的躁動,卻在聽見你的聲音後,一次次猛然驚覺那只不過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的乏味與淺薄。聲音平凡,內容無趣,生活各異其趣卻毫無交集。如果愛情真如單身動物園所陳述的那樣,是建立於共同擁有的特質或喜好上,那麼我們的愛情也許正在攣縮而瘦弱著。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