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逐漸被忙碌填充,我猜想你也是一樣。那些乾淨透明的兩人日子像是氣球,轉眼就隨著氣流冉冉而升,直到只看得見小小的黑點。如果生活是這樣,又和單身有什麼分別?假性單身就是雖不是單身卻又過著單身的生活吧。我開始有些懷疑這些年的感情,直到此時此刻的實質上的意義。我不想離開卻也無法前進地待在原地等待,酒精與放縱每一天都在凝視著我,我要的卻不比一隻貓更多。仍然保有的那些慾望,我放牧他們,讓他們繼續徘徊在懸崖,既不跌落卻也不再停留。我知道那是少了一大塊後的重心不穩,傾斜與暈眩,經常在心底深處發現一個個傷口卻不再感到疼痛與眼淚。我盡可能找到手邊所有能夠讓我忙碌的事物,像即將溺水的人一般用力抓緊卻虛弱著喊救命。

我感覺不到你了,彷彿你在我心裡已經死過一回。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