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這份工作的許多想像開始有些幻滅。

面對繁雜的往來手續與作業,我們已經盡量的簡化再簡化,真的已經很不錯,而且還有更進一步的投資。公司的體制我覺得是基本上是好的,而也很認真的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但我還是會感覺到專業上發揮得不夠多不夠好。一心以為自己能夠從專業角度切入,幫助到人,卻也發現很多人只是貪圖方便,根本不需要任何專業諮詢,他們要的只是使命必達的送貨。

醫療業與服務業之間的一線之隔,就像這樣清楚地擺在眼前。

對於有些人你會很感激他們,因為他們認真願意討論和問問題

對於有些人你會為他們感到難過,因為他們幾乎無法好好打理生活,罔論用藥

而有些人,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只是不想出門,懶得自己拿,反正我傳個line就可以,何樂而不為?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0 Thu 2016 00:52
  • 窺視

窺視,讓人獲得神秘的滿足感,好似我不用與人直接交往就能暗地裡明瞭一切。

發現自己是那樣的,喜歡靜靜躲著觀察,不發表言論,不說明原由,只是觀察和推理

卑劣的癖好吧,我承認,或許跟我生性怯懦有關...

面對越是無所謂的人,我反而越能直接了當的坦率。越是有所顧忌,就越容易察言觀色、三思而後行,甚至,躲在背地裡偷偷地觀察推測。

但有時,窺探不到想窺探的對象時,就只好悶得發慌。猜忌和推理都是同一條死胡同,從來沒有逃出成功的一天,但是劣根性使然令人不得不這麼做的時候,就會討厭自己為什麼如此愚蠢。

伸長了頸子在等待絕無可能的希望,甚至有時候連自己都不太知道那還算不算是個希望。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512438_1135370489815726_6209256413378398954_n.jpg

 

奇怪之日,口是心非。

本來並不想喝酒的,卻不知道為什麼點了中杯蜂蜜啤酒迅速灌下,或許是這家店勾起那些不太愉快的回憶。後來刻意地跟同事走散,一個人走到過去曾去過的那些天橋上,呆坐在椅子上,望著底下燦爛流竄的車燈銀河劃過腳下。我只是想閉上眼,好好聽U2唱一首歌,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快樂不起來。

天橋上的幾個場景和我的眼淚攪和在一起,變得濃稠而重鹹,是我無意間在台北市潑上的辛酸污漬。我總會回來確認,到底洗乾淨了沒。

 

 

佳佳唱片不知道什麼時候搬到了地下室,我在門口躊躇著,始終沒有進去

重口味的起司義大利麵店正式的關閉了,只剩下空蕩蕩的一室破瓦荒涼

北門看起來古老而寧靜,一個嶄新的位置坐看相機路口交叉點

所有事物都在變換遷移,只有我的心情還在復古懷舊

是不是只要待在台北一天,我就會一直這樣下去

 

順序是,想起過去,然後想起現在,感到更加孤單

總要把自己放在委屈可憐的角色上琢磨,然後像個痴痴的觀眾般同情我自己

其實根本沒什麼好可憐的吧

再明顯不過,明確清楚,那是個自己設下的陷阱,還硬要把腳伸進去

那些浪費的精神與時光都可以做出一件禮服、再寫出一首歌了。

 

我一直想要安穩的感情生活,但是心裡面總不夠踏實

不斷地需要去克制自己,令人感到悲哀

這說明我的人格上還有許多的瑕疵與裂痕

在不願被人發現的小角落積著灰塵

 

或許我真的該好好地去漬了。

 

願蜂蜜啤酒洗淨我的髒污。晚安。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