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福貴喊著福貴,一老一牛,年邁而吃力地繼續耕著田地。《活著》,是整個中國過去一個世紀的驚鴻縮影。在那樣困頓的年代裡,福貴的生命故事總是圍繞著生的根本:親人,與他們的生、老、病、死,乃至於對於外在一切的張力,竟如此淡然地接受了,並適應著。小人物不反抗,更沒有可歌可泣的英雄,只有為了有口飯吃,妻子回到娘家跟爸爸要了一小包白米,大家偷偷鎖上門來煮著白米,吃到都哭了出來。裡頭的所有人正奮力地活著,用盡一切力氣去活著,就像地球上無數其他的生物那樣,儘量使用各種資源來維繫生命,互相照顧。活著,並不是因為他們對未來有什麼美好夢想而得以因為精神力支撐(那是童話),而是由於那樣單純的“生”的信念與互相扶持,加上那冥冥之中老天爺的安排。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難回答的問題,我常感覺答案非常肯定,卻又好像並非那麼簡單。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都從出生後就開始了社會化的過程,我們被這個巨大的體系賦予文化與對應的角色。從受精的瞬間,就決定了我們的性別是男是女、我們的種族,這兩個角色會跟著我們一輩子,它們各自包含了許多訊息與定義,甚至於歧視與不平等。我的角色是女人、亞洲人。我們一定有賦予我們生命的父母親,在這個家庭中我們的角色就是孩子,這個角色相關的行為與價值會隨著家庭裡成員的年齡而不斷改變。接著我們會去上學、去補習班、去學樂器等等,那些讓我們獲得幾個學生的角色,隨著面對的老師、同學的不同,各個學生角色的扮演要求也不太一樣。然後我們工作,成為員工,具有某種職業類別;或者創業,成為企業或者各種形態的資本家。我們若談了戀愛,就要扮演戀人;我們的性傾向決定我們是同性戀或者異性戀者,或者兩個皆是、兩者皆非;如果結婚,就得扮演起丈夫或者妻子;有了孩子的話就要扮演父親或者母親。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大二開始,逐漸感到恐怖跟壓力,真的太多事情要做:要學電繪、學設計網頁、開始上史上最難的立裁課和進階版創基=服設課;要念英文、寫SOP、考試然後還要趕作業打版畫圖車縫等,而且我還另外又跑去旁聽週六的打版跟日間部的電繪;我甚至還想去打工賺錢。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