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擅長寫書評的料,因為我很容易把我自己投射進書中的情節。總是因為某種機緣而遇見某些書,爾後隱然的遇見某些時期的自己。有些時候,那甚至是一種難以察覺的微妙。發現的當下,就好像已經抽離我的本身在看著過去的自己,像那樣突然地察覺到,而成為一些嶄新的哀愁或者新奇。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