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被嚴格地以四個小時為單位,鋒利的切成精確的方塊狀,請享用。

焦慮地抓起刀叉就狼吞虎嚥,甚至沒想過到底是什麼滋味。

 

你睡著了,而我還在趕作業

你放假了,而我還要去上課

你不久後的某一天就要到很遠的地方生活了,而我,還在這裡。

 

有時候(總是星期四)上課前總吃不下飯下課後又狂吃宵夜再熬夜瞎晃逼著自己腦袋發愣著,就是這樣也是焦慮的在偷閒。

經常只有在騎摩托車的時候才有時間好好思考一些事,想到笑了或是哭了,甚至是有了重大的結論,卻也沒法馬上寫下來,只能任由它們消失在下一個方塊的邊緣。

我們的相聚僅剩下短短的、零散的2.5方塊/星期,真的不夠。

壓力一來,我就會在這件事情上鑽牛角尖,莫名其妙就哭了起來別問我為什麼因為我真的他媽的好想睡覺卻焦慮到哭累了才睡著

因為這是我最脆弱的點

因為我還想要更多的你

因為我做這麼多其實有一半也是因為你

 

這到底是一種積極無比的人生還是家徒四壁的慘劇?

 

這半年來我覺得我進步了,慢慢的有了一點點的實力,習慣了被絲針刺到流血也不覺得痛,一整天被刺到30次是正常的,簡直就像初練吉他那時的磨合期,似乎逐漸的開始好轉。

只是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作業越來越多,壓力越來越大。我正在努力培養我的抗壓性,這是我很缺乏的一塊

然而其實我只是需要每天可以看到你講講話,吃吃東西,可以安心的在你身邊睡著這樣的小小的願望而已,對我來說,就好像想睡時沒有床,或是走路時沒有鞋穿那樣基本的需求,好像微不足道,卻出乎意料的重要

但還是無法達成吧

 

或許是老天爺要給我一點適應期吧...

taper down till we can only speak on the skype.

想必那時一定會非常崩潰,覺得非常害怕。

 

抗壓性

信心

堅持

慢而穩健的步伐

明確的目標

have to go sleep now.

 

這裡可能繼續荒煙蔓草吧,但是我想我會好起來的。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