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犯賤]
恨死你的不在乎
我卻太在乎,酒後越是嚴重
犯賤,就是硬要在腦袋裡作賤自己
面對空無一人的獨白還在用力吶喊的賣力
嘔了滿地似曾相似的哀傷,最後狂奔逃離的竭盡

[最終章]
也許就是這樣,就只是這樣
你就是不愛我,就是一切的問題
早已不值得你付出任何一點點心力
一切不過是投資報酬率的精密算計
這場遊戲你不曾輸過,但我也不曾贏過。
只是我活在浪漫詩篇裡
只是我活在酒精時光裡
只是我活在表面和平裡
只剩我還在喃喃自語
只剩我還在深夜失控
只剩我還在空無一人的房子裡

從今天起
開始戒斷你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觀察觀察就覺得,妳好像一直在那裡掙扎,像魚游不出盆的界限。

難怪我有那麼奇怪的感覺,感覺一切都不對,感覺一切都失序了

妳知道嗎,妳比我好太多了,至少他是如此關心妳,關心到就算旁人也能看出端倪

但是選擇是屬於妳的,我無權干涉,無權越界改變任何事,更是無從去真正的明白

我只想知道妳會好好的,我會衷心祈禱著。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戳破現實與幻覺間的紙窗吧。沒什麼好猜疑的了,用力去驕傲與啃咬那些過往的難堪,生吞,含著淚卻帶著笑,用力吞入。腦內股市一再地狂飆後又崩盤、一再地恢復市場平衡時,在那之間,我其實看得這麼的清楚,其實我們是如此生疏與遠離。

 

重點不是我需不需要你,而是你不需要我,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沒有需求,便沒有感情。

 

我在你的職場上是不是非常容易被取代?這讓我失落到認為甚至不該去投那履歷。

 

聽一首歌,就開始失去鬥志,然後只能用力狂奔逃離的沮喪感,幾乎要讓我邊跑邊哭了吧

不過我跑得真快,我是用跑百米的速度跑完那首歌的。

 

在這一切之後,我是不是又可以恢復那種自我的自信感?

那是在生命的重量擁有安穩的支撐時,才能感受到的一種腳踏實地的安穩。

我在那天就徹底失去了,直到現在。

也許就像跑步一樣,這種感覺也需要慢慢卻持續的練習才會回來。

 

別可憐自己,別回憶過往,別想。你需不需要我其實才不是重點,而是我又有了一點能力

 

可以不再需要你一點了。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22 Mon 2013 00:10
  • 顏色

colorful_party_by_3erdbeereis3  


從來沒有想過,能看見顏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昨天一早睡眼惺忪地和爸媽一起參加了盲胞的志工活動,由我們當他們的眼睛,帶著他們爬山,遊玩。

 

從來不知道怎麼帶領盲胞,原來是要用手背輕輕碰一下他們的手背,他們會沿著你的手找到手肘,輕輕抓著,然後全然信任你地跟著你走。光是這一點就很令我敬佩,我不知道那是怎樣的勇氣,在全然的黑暗中跟隨一個陌生人走。

 

我帶領的人是他們的團長,我問他是否看得到一點點光亮?他說:「不,就是什麼也沒有,也許就是你們所說的,黑色?」如果你未曾看過顏色,你也就不可能有能力去想像它。

 

開始領著他緩緩地爬著硬漢嶺陡峭的小石階,沿途總想著為他介紹一下風景也好,路上落葉花木、雨水露珠,時而起霧或落雨,我才發現我擁有的形容詞多麼匱乏...要如何告訴他曼陀羅這種花長成什麼樣子?什麼感覺?什麼顏色?我們光速一瞬就能體會的事物,他們只能聽任別人的間接描寫,而且在顏色這方面還是一片荒蕪。只能盡力而為了,我多想摘下一朵給他摸摸看(但有毒所以不行)。

 

而他們仍然很活躍積極,每個月有三次這樣的活動可以去騎協力車或是爬山,有時甚至是三天兩夜的騎車行或離島行,感覺好像報名很踴躍,甚至有的盲胞要候補。我想他們更是身體力行的在活出自己、挑戰自己、體驗世界的,真的很佩服。

 

謝謝他們讓我看見,我們都該珍惜自己當前所擁有的,並努力去實踐。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lue valentine 2010  

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我想我研究自己這個個案整整一年,真的很徹底吧,結論多半是我自己找出來的解答TT

 

總會想在書裡、歌詞裡找尋認同,那些描寫,實際上也不過是一些個案的某些表述。

 

我們在自身生活裡,遇見了,總尋尋覓覓的答案,總私自蒐集著相似的例子進行分析的,那些關於愛、關於感覺的世紀之謎的解答

 

能以科學方法研究人類行為,真的是太令人感動了。

 

原文在連結裡: http://www.wretch.cc/blog/hanason/11429472

 

但沒有討論到更細緻的地方,像是個性上的差異、民族社會等環境因素,但這些已經足夠作為一個觀察型的答案,解釋許多不可解的理由

 

而那份莫名其妙的狂熱到底是什麼,還沒人能徹底了解其根源,因為我們還沒解開大腦之謎。只是試圖將類似的感覺、造成的行為做了統計分析。

 

最後,我覺得唯一的結論是:我們的心理層面其實是不停變動的,所以沒有什麼是唯一的,沒有什麼是一定的。既然那些狂熱最後也會消失殆盡,既然那些長遠的感情也都需要人工經營,這一切,其實就不過是緣起緣滅,在我們彈指間的選擇下轉換風景。我們隨時間、機緣與周圍的人互相影響,不停變換,所有的一切都是無數個轉瞬即逝的美麗的謎,但是那些笑與痛會保存在記憶裡,在這不斷行進的過程中,讓我們試誤與改進。

 

基本上你現在覺得對的、好的、絕不後悔的選擇,在心理層面會不斷變動的情形下,也可能在某一天會後悔的。

 

人,生活,真的就像是在流浪旅行般,因為我們不知道會遇上什麼、心裡想什麼、最後又選擇了什麼。

 

一切其實只攸關我們夢想經過怎樣的景色。

 

問題好像越來越大了,沒關係,感謝這篇文讓我有更大的思考空間。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是剛看完陰屍路大結局,帶著不解還留了幾滴淚只好回來這邊亂叫的。

 

我很喜歡陰屍路,每個殭屍都好專業!!演得好好阿!!(但看了warm body吐槽吐很大後,我現在看到牠們都有點想笑XD) 怎麼好像看錯重點?!其實這部影集最棒的地方在於人物角色的設定,還有他們接下來漸漸隨著劇情的性格轉變。一直看下去,就好像我們也跟著他們一同成長(或迷失)了。

 

整部片的主軸,是人性。

 

人性到底怎麼來的?不像其他動物那樣只是生存,我們對於同類甚至於其它物種的生命,有著一種無解的慈悲...也許人性就是愛的體現。在陰屍路裡面你可以看見他把各式各樣的人丟進滿滿的殭屍裡,看看會有怎樣的情節發生,好像一個邪惡無比的實驗,想驗證人類的人性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會消失殆盡?

 

裡面討論太多了,包括利益、權力,包括愛情糾葛,包括信仰,包括繼續活著的意義。還有孩子,如果有小孩在這種環境下成長,到底會不會有人性?討論到了第三季,殭屍已經完全不是重點了,因為極惡之人在這個環境中被壯大了,被暴力的鮮血和虛偽的權力推崇了,而他徹底的相信他是對的:You don't kill, you die, or you died, then killed.

 

我不得不說,也許那樣想真的可以比別人活得更久,能存活到最後一刻,但是那樣的意義何在?跟殭屍有什麼兩樣?

 

想起劉墉一本書的標題:尋找一個有苦難的天堂。天堂如果是照你創建的那樣,的確會不愁吃穿、武器充足,沒有苦難,完美得令人眷戀。但你卻無人可以分享,沒有能夠互相信任的人,是因為你其實根本不在乎他人死活,你只在乎自己,一種殘酷的本能,如同那些殭屍只知道吃。

 

但是,要保有人性是多麼的困難,你得像Rick一樣足智多謀,能夠隨機應變、誠懇高強的談判技巧,以及瞬間作出正確決策的能力,你才有機會保住人性這塊淨土。即使是經歷了這麼多(甚至在性格上也開始轉變)這麼的努力,終究還是免不了失去最深愛的人...努力的方向到底對不對?為什麼不選簡單的路走?Lori最後對孩子的交代就是不要選簡單的路走。她多麼想為他保住那份人性,只是我們也不曉得後來是不是已經失去了...。

 

不知道可以演到什麼時候,這個人性實驗室多麼特別,卻也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也許每個人裡面都有那一面存在,只是你願不願意更勇敢為人性作出努力。

 

 

 

The-Walking-Dead-the-walking-dead-32516514-1280-800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彆扭,好歪斜。

今天跑步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疑問閃過腦海:是不是自討苦吃?難道是因為生活太和平無趣?

會不會這一切是非對錯與感動,其實都只是幻覺?

天空又是紫色的,只要我跑步,天空總是一層紫色的雲。

 

我深深眷戀你的幻影,像陽光總尋不著影子般癡狂。

 

其實在我裡面,有八成時間你耗著CPU不停運轉,只是無人知曉。

但的確是佔用了。

我想著是不是可以再寫一首歌給你?我想著是不是該做張CD給你?

我想著我的信裡,是不是會寫上miss missed love 這樣的話語?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oster-xlarge  

  很愛這部電影,愛他們努力去愛,認真生活,與人相處,還有最後的童話般幸福的結局。

 

在這部電影裡,其實沒有人是正常的,你發現了嗎?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派特只不過是最顯著的一個。我們總以為,那些不正常的人和我們差異很大、而且可能令人膽怯。但其實也許僅僅是一線之隔,那些人也許只是走不過某個難關,也許只是需要有人真正的拉他一把。

 

派特總是在精進自己。他想讓自己變得更好,來脫離他的藥物、他的不幸。他認為只要他變好了,老婆就會回到他身邊。

 

蒂芬妮總是在放縱自己。她想讓自己墮落,藉由放蕩的關係來淡化深愛的丈夫已經死去的事實。

 

但其實他們內心深處都明白,自己的做法其實不太對勁,但如果不這麼做,又能夠怎麼做?又能夠相信什麼?

 

那些已經發生的悲劇,不會因為我們後來的改善或自殘而恢復原狀。這個理論,大家都明白,卻不一定能從它走出來。我們需要繼續生活的信念、需要知道人生不會停下來等我們哭泣、胡鬧、賴著不走,而是正在繼續前進著。

 

幸好他們找到了愛情,找到了彼此,找到互相依靠的熟悉氣味,他們只要能夠互相依賴,彼此就都能變的更好。他們喜歡上的,是對方最脆弱、最醜陋的樣子,卻也是對彼此而言最完美的樣子。這簡直是上帝給的最佳解藥。

 

派特的家庭是我最喜歡的配角,他們給派特滿滿的愛和包容(雖然總是以一種很奇怪的方式表現),我幾乎都感動到落淚,他們給我一種真正的家人的感動,不管你多慘,他們都會站在你這邊,保護你、擔心你、愛你。

 

由那麼多受傷有問題的人們組成的一部電影,結局卻如此完美,的確是很童話,給人一種淡淡美好希望的感覺。雖然真正的傷痛可能沒辦法那麼完美的痊癒,但這是我們可以夢想的結局,夢想我們也能像那樣找到新的世界觀。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onely-office-man-003  

 

 

今天無意間聽見一則廣播的內容,正在討論所謂的職場隱形人。職場隱形人指的是不管是剛進來還是已經來很久,他就是幾乎不與人互動,工作、吃飯都自己默默行動的人,廣播裡還模擬了一個假的個案,一個安安靜靜的職場女生,就這樣安靜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感到無聊開始想離職了,卻在這時候,遇上了剛進來團隊裡的大哥,有點喜歡他,卻又不知道該快點逃跑還是繼續留下來。

 

隱形人其實是需要人群的,這就是她的矛盾之處。就像每個人或多或少總會膽怯於進入宴會認識陌生人一樣,對於隱形人來說,這一切就像那場宴會,她不想去承受,因此選擇了最輕鬆的,自己一個人的路線。也許很愜意,但久而久之真的會很無聊。

 

我想我也曾是這種人(笑)。後一年最嚴重,因為當有不想要人發現的秘密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什麼都不要表示。因為覺得吃飯時間還要跟人聊天很累,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就自己一個人去吃東西。最消極悲觀的時候,我的確不想要人家關心我,也不想花力氣去關心他人。對我來說那是一種損耗,因為我連我自己都顧不好。但是我們事實上還是會需要朋友關心的,所以我其實沒交到太多好朋友,但真正交心的,幾個就夠了。

 

有時候這種東西真的很講究心情,心情好的時候跟誰都可以玩得很開心,但心情不好就一點也不想動。不太認識我的人,可能會以為我是耍自閉或是孤僻吧,內心太隱密晦暗的時候,別人的太陽都會被我籠罩著,所以我總不想打開。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很social的人,有時候我甚至很懷疑那些陽光般地招呼和談笑到底為什麼存在?裝的?真的?心情怎麼可能總是這麼開朗?勉強收起悲傷對人開朗以對,我真的做不到。對人禮貌我會,對人友善我會,但是(看起來)發自內心真正關心其他不太熟的人,我真的不會,這就是我和social的差距。

 

大概在高中的時候,我立志要當一個天使(哈哈),我想要帶給所有身邊的人(包括朋友和不認識的人們)快樂和溫暖的感覺。我曾經是那樣傻傻的以為這樣大家和我自己就可以一直都那麼美好快樂。但在那個時候,我有心事的時候,卻不知道可以找誰傾訴。因為我很努力在成為快樂的象徵,卻沒給自己資格抱怨他人的壞。再次驗證我的完美主義有多極端,所以這個計畫後來就失敗了,因為後來悲傷成為我的熟客。

 

其實根本就不用去改變自己,就當自己本來的樣子,就算是一個不良或是懦弱的人也沒關係,就承認吧。因為你總有一天會找到懂你的朋友,而且那絕不是用虛假的樣子找來的。只有一個信念需要貫徹始終:對於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情絕對不能輕易放手,對於重要的人事物,都不要輕言放棄,就算最後輸掉也沒關係,這樣才不會後悔。

 

所以關於那個假個案,我的建議是:妳有多喜歡人家?真的喜歡就去追阿。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0417  

 

我很清楚

只要一眼我就會被擊敗

只要一眼我就會被看穿

在你身後虎視眈眈的我

其實只是隻悲慘的流浪貓

 

我想你,想對你做些什麼

任何事都叫我雀躍不已

因為我是那樣看著你的

站在一個很遠很安全的位置

似有若無的眺著

更多的是擅自揣摩你的模樣

愛情,多少幻覺。

 

很多感情怎樣也說不出口

太神奇,太夢幻,太容易受傷

最後也許只成為一句  我一定是瘋了

才從身體逸散

但我知道我沒有瘋

那只是,最原始的自己

光這詭論就能叫人瘋狂。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01 Mon 2013 18:45
  • 錯看

 

我們怎能知道,對方在心裡怎麼看待自己?

 

是我們錯看,還是漸漸的走散?

 


S最近措手不及地發現,她交往多年,已論及婚嫁的男友,最近竟不小心透露了一種高高在上的詭異態度,對她。

 

他表示,他沒有因為遇上條件更好的女人就換女友,是她該好好感恩的事。也許他只是不小心脫口而出,但這句話的意義卻已經讓那麼多年的美好感情瞬間變質。

 

我們看見根已腐敗的跡象。

 

感情該是兩人平等、互相珍惜的,不是用這種我尊妳卑、我強妳弱的觀念強行鉗制。雖然感情裡一定有一方是強勢,另一方是弱勢,但我們該做的不是加強這個落差,真正的愛是互相配合到一個適合的平均值共同生活。

 

S甚至問我,是她自尊心過高嗎?想太多?其實自尊心最高的大概是她男友。但這些言論開始侵蝕她對自己的價值定義,好像在說“妳已經折舊了,該打折了吧”。其實根本不然,她一直是她自己,沒有變過,但他變了,如果我們當初的確沒看走眼的話。

 

對我來說(我自尊心可能比她更高一點),如果愛,就該愛我的全部,愛我的優點和缺點,就算不愛也該為了我而努力試著接受或溝通,因為我就是這麼對待你的。我們不是商品,因此不允許優劣比價。你硬是要拿我跟別人的長腿正妹女友比較,然後企圖讓不可能、不是我的東西加諸在我身上,你就走吧,我不需要活在你創造的卑賤世界裡。

 

而且這不是愛。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