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方面的我,都被困在這裡。

喜歡的,愛的,有成就感的,奮力想抵達的,那些林林總總對於人事物的喜好與厭惡,卻不再能成為實際上的成就時,人生就這樣蹉跎了,是嗎?

某部分的我生活得很不好。她,配了一年的眼鏡都還沒去配,頭髮一直說想給人剪,卻也是自己剪的。從來沒辦法好好花時間運動,也沒有好好睡覺。腸胃道越來越糟糕,越來越胖。假日睡太久甚至會有很大的罪惡感。

總是覺得自己要動身趕往何處,總是在奔走,總是感到自己似乎是徒勞,總是發現自己比起他人的不足 。

那個我活得越來越小,把自己縮限在一個更狹隘的世界裡,卻一直趕著要走出來,一直告訴自己有一天就會好了。

事實上真的是這樣嗎?沒有人知道答案。

 

請問妳什麼時候才要去配眼鏡呢?請問妳要到什麼時候才有辦法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呢?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因為真的寂寞,而是因為害怕寂寞。

不是因為真的沒有人愛,而是因為害怕沒有人愛。

 

說起來,就算自己一個人生活也感到毫無問題

也做出了許多自認為有進展的事

內心巨大的不滿足,讓我持續在各種事物上尋求慰藉

瘋狂趕作業,努力工作,努力學習

滑手機,查看各式各樣毫無用處的訊息

失眠,強迫症般做出浪費時間的舉動

 

我只想把自己填滿,只要可以填滿就好

內容,其實我並不是真的在乎

只要可以抵消一些

那樣的感受

 

只要可以讓我感覺到自己還存在

還有人在乎我,注意到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必然而且理所當然的存在

那些努力最終將只是化為烏有

成為與我無關的雲霧

迅速閃現而離開

 

我想成為鯨魚

卻總是在展開雙臂

想飛過青空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像從國中畢業以後就沒有哭得這麼慘過了。老師點評以後,我只剩下滿心的懊悔跟無力感。

“如果想要報名新人獎的話,可能全部都要重做。‘’

在那之前我對於我的作品還是滿有自信的,我仍然很喜歡這個系列呈現的感覺,我真的認為我在所有資源的最大值下做出了最佳化的系列。

 

但跟別人一比較,就知道高下。

時間不夠,金錢壓縮,手工跟車工不夠仔細,創作理念跟發想過程不明確。

我每一項都被扣分,直到作品在老師跟我的眼中開始變成一文不值的垃圾。

我哭到眼睛紅腫,一點也不想回家,只好騎車狂飆在深夜的河堤快速道路,

其實只想找個角落好好地停下來,在沒人看見的地方痛哭一場。

終於,還是哭累了,我知道我得停止哭泣,並且停下來好好思考。

 

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停止努力,卻從來都還不夠努力。

努力錯了方向,努力卻漫無目的。

 

抱怨沒有時間,抱怨沒有能力,我總是在內心不斷的抱怨,不斷地退讓跟妥協,我失去了正向思考的能力,無法去認真思索如何讓作品更完美,無法靜下心來製作一樣好的東西。

我永遠都只在想著如何在短期間、短缺資金、時間壓力之下做出最佳的作品。(該說我這算是工程腦嗎?)

努力不夠的人跟完全不努力的人,在這裡,下場都是一樣的。

 

我從來無法安靜,我的心跟我整個人永遠都在煩躁跟趕場中,不得安寧。

像是積極努力的在追逐著什麼,然而實際上卻不過是一隻在空中胡亂盤旋的鳥,找不到可以休憩的樹枝。

而我想成為的卻是海裡的鯨魚,我需要那份寧靜跟沈穩的自信與自尊,我需要那些好不容易沈澱下來的,只屬於我的安靜。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靜坐,跟緩慢的把生活過好。

把自己的一切都打理好,再由內而外的思考作品的方向。

 

這次的教訓似乎讓我能夠更看清我自己,也更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有所謂輕重緩急。

我開始知道我仍然是想要贏的,我其實是很有企圖心的,我希望我的設計能夠代表我,並且被人喜歡,如同有人愛我一樣的愛我的作品。

然而,我仍然為五斗米折腰,我跟一般人一樣需要煩惱金錢,但這一次,我更懂得我想要的生活跟樣子了。

知道自己並不適合與人競爭,知道自己不喜歡搶風頭,但依然渴望被別人認可。

知道自己由衷想要的,不過是最簡單卻最細緻的生活。

知道自己想成為一隻鯨魚,而不是兇猛的禽鳥。

鯨魚緩慢、安穩、因為沒有天敵而充滿自信的生活著。

禽鳥狂放,自由而積極有效率,隨時隨地都準備著要逃跑或攻擊他人。

 

我還是像鳥,我需要效率自動達成的天生反應,

但我還要開始學著放空與沈澱,跟找出所有屬於我的寧靜並且發展得更好。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在失落時夢見你。

像我故意讓你登場在隱晦不明的生命裡
像永遠不被暸解但確實愛著的嚴重解離
像一幅平凡恬靜的人生風景畫
我靜靜欣賞 裝作若無其事的評論
卻從來沒有勇氣實現的
一隻貓那麼多的 那樣簡單優雅的生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看著窗外遠方海面的霧霾逐漸逼近,下意識地深呼吸了一口天然空氣,彷彿要把那最後一點乾淨的氧氣吸納殆盡。遠處的高樓迅速地模糊,成了灰色與褐色的剪影,最後一一地消失在極為模糊的灰色中。整個城市像是掉進了黑白照的光影濃淡裡,又像是山水畫那樣抹去了所有難以辨認的細節,霧霾以骯髒賦予這座城市特殊的美感,只不過大概沒有人會因此感到喜悅。

 

      她索性關上了窗,開啟了家中五台空氣清淨器,最近的家電越來越先進,只要在手機上操控就能夠一次打開所有的機器,甚至可以設定霧霾來到時自動開機。打開五台機器,僅花了她1分鐘不到的時間。雖然如此,她,或者是我們,也不過是別人俎上的一點碎肉末罷了,擁有先進科技的碎肉,依然是碎肉。

 

       孩子還得上學呢,她迅速的找出三個小小的口罩跟一個呼吸寶,三個小傢伙不情不願地被迫戴上口罩,被她催著去穿鞋背書包了。霧霾SOP在每個家庭都已經漸漸的純熟,出門時的必備物品總得多一項,現代人的生存適應能力是建立在商品之上,經濟之上,如果你沒有獲得資源的能力,你等於沒有適應環境變化的能力,就像物競天擇那樣容易被迫淘汰出局。

 

       『走吧!快來不及了!』她一邊喊著一邊關上家門,一轉頭便領著三個孩子踏進人類無止盡、灰暗而骯髒的矛盾與未來裡。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8 Sun 2016 15:06
  • 十年











關於你不能在我身邊
換成了許多禮物陪伴的生活

 

每一次收到禮物都在流眼淚的日子
可能還要維持好一陣子吧

 

唯一的證明是記憶中的你我
和在疼痛與喜悅的時候
我所寫下的詩句
有時也有你信中
一字一句的鼓勵

 

十年
發芽的種子可以抽高成小樹
我們的愛情也像那樣逐漸的成熟
經歷過各式的春夏秋冬
生根
而仰賴著自然的節律呼吸搖曳

 

若沒有經歷寒冷與貧瘠的土壤
就不會結滿甜美的果實
我是那樣相信著的。

 

今天
我想告訴自己不要害怕
如果是為了你
我可以做的到哪些事情
為了和你一起生活去做足準備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9 Tue 2016 01:03

你等的祝福總是收不到

佚失而沒有收件地址的愛

一張垃圾   漂流在永恆的海上

 

睡在時間的河裡

鱗片冰涼   面無表情的人魚

她說

“垃圾最後都匯流到一塊,我們靠那維生”

 

你潛入河床底部記憶的森林

你很快樂   快樂的無法置信

卻即將窒息而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0 Sun 2016 04:11

或許你正笑著

笑我傻   什麼也不記得

我不問   你不提

世界好像因此重獲平衡

揭露

算是我的失常

 

如果愛可以揉成一個紙團

真希望它能滾的

越遠越好

遠得像你跟我的距離

遠得像你冷漠的回應

 

或許   都太寂寞

才急於尋找浮木求生

我攀著他   你攀著她

所以我們都還活著

那樣

就好?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就倒霉。

 

自從沒買到我的生日禮物-草東台北門票以後

日日夜夜就只聽這張專輯

難過的時候聽

開心的時候聽

騎車的時候聽

工作的時候聽

就是要聽到爛避免想起沒票的扼腕

 

想分享一下這首大風吹,我想應該已經很多人都聽過了

但我最近不知怎地對這首歌特別有感觸

 

別人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成功

想做什麼好像都能做得很好

有各種資源可以運用

好像那個總是受歡迎的孩子

又聰明又有人緣跟成就

誰不愛呢

 

我則是不管做什麼都感到好失敗。

不管我手裡拿著什麼

做了什麼

努力著什麼

還是一樣

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吧。

 

 

 

 

一樣又醉了  一樣又掉眼淚

一樣的屈辱  一樣的感覺

怪罪給時間   他給了起點

怪罪給時間   他給了終點

 

哭啊 喊啊

叫你媽媽帶你去買玩具啊

快   快拿到學校炫耀吧

孩子交點朋友吧

 

哎呀呀 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麼啊

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

哈哈   哈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17 Thu 2016 02:38
  • 不再

我總是堆滿笑容的進門送藥。

 “奶奶午安,給妳送藥來囉!!! " 我愉快地說著,一邊忙著準備過卡機跟藥物,手腳勤快。

外面午後的陽光刺眼,風卻有些寒冷,台北十一月的天氣一如往常地難以預料。

奶奶的神情看起來有些驚慌,她手裡拎著一袋不要的舊藥,喃喃說起阿公的藥已經不要了,卻指了指在我左邊的一張桌子。

原本空著的桌上放著一幅解析度很高的彩色遺照,照片裡的阿公看起來很平靜,一旁的香裊裊飄昇。

 

忽然之間,空間裡只剩下不可置信的我與奶奶瞬間留下的淚。

 


第一次見到阿公,是在他家樓下狹窄陰沈的騎樓。他坐在一台停靠牆邊的手推車上,滿臉的疑惑直直瞅著我看。

看得我有些緊張,畢竟是第一次送藥到這裡,但我還是保持禮貌的微笑,快步的上樓。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就是我要送藥的對象之一。

奶奶跟我抱怨阿公都不上來,喜歡坐在一樓也不知道在做什麼,等一下就要吃飯了⋯⋯。

 

再下一次送藥過去時,他們正好在吃午餐,外傭煮了滿桌子的菜跟湯,看起來非常豐盛,

阿公始終沒有主動跟我說話,但是這次,他好像比較認可我了,他的眼神告訴我他歡迎我的到來

我也順口告訴他吃藥要注意的事情,我記得他後來笑了,他們都是。

 

我從沒想過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見他,就那麼短短幾分鐘的衛教。

 

怎樣都無法忘記奶奶指著那張照片的神情。

一想到她接下來的日子我就不禁鼻酸,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兒女,在哪裡,做什麼。

不管怎樣,接下來只剩下她跟外傭,要獨自面對那間房子還有裡面的一切,那些沾染著濃重回憶的每一個角落跟灰塵。

第一次見面時,奶奶就開玩笑說她吃的藥比他還多,心臟還裝著兩根支架,是不是哪天就要早他一步走了?

他卻走得那麼突然。

兩週前的一個早上,正要等車出門去洗腎,沒想到就那麼去了,任誰也喚不回。

我努力不讓她發現我內心劇烈的激盪,走過去輕輕摟著奶奶,告訴她一切都會好的,

要她別哭,多出去走走,跟她約定一定還要再來看她。

 

我想起一些流病學數據,女人比男人長壽,還有女人得憂鬱症的比率高於男人,

我開始想知道這兩者之間是不是有相關性的。

 

願天上的能夠安息,沒有病痛的走

願地上的能夠放下,好好地活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