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8 Sat 2013 01:53
  • 繁忙

開學以後,生活零零散散的重組起來

不再閒散的生活像是過於效率的機械

沈默焦躁而不停運轉。

忙碌緊跟著踏踏的腳步聲,在爆開的作業裡翻騰跳舞

 

我欣然於我的進步

也膽怯於我的速度

 

有好幾天我都想上來寫些什麼

寫些我腦海裡的吉光片羽

無奈下一份作業行程

無情的排程在沒有好眠的夜

吉光片羽當然就只能成為

再也無法回憶的小小遺憾

 

成為看似不可能或是不合理的自己

最重要的是簡單的一股作氣

而不是質疑的怠惰

 

加油!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也寫詩
就能明白什麼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為某一刻閃現的意念
賦上30個字,甚至是一篇文章

秋天最後的夏
有人嫁娶,有人悼喪
只是一刻時間
卻有千萬情緒流竄
時間默許著我們的或行或歇
或即或離 或笑或傷
爾後成為身體的一部份
沈澱了日漸深重的靈魂

笑著的同時
錯過也正發生
那麼多可能之間
唯獨你的
那麼不可忽視
長長的一個句點
後面卻總接著
欲言又止的無聲之歌
想起
然後
失去。

然而
沒有後悔
就算是擁有這故事的全部精華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3 Tue 2013 02:39
  • 九月

不知不覺已是九月

天氣轉涼竟也只是一天之間的事

人生許多轉彎是否也是一念之間

回想這半年,真的經過好多轉折

我關心的人們,一個一個

在地理位置上逐漸變得遙不可及

我熱衷的事物,一件一件

綻放、落幕或者是更迭未開場

 

倒數半年,結束

倒數半年,開始

 

請告訴我我們不會永遠分離

 

仔細想想,其實

真正被重視的,就是特定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時光

在心中具有永恆不滅的價值,並不改變,應該不

此刻我只想好好保存這份心意

汲汲營營去求取精進的,或許根本無法實現確切的愛

我或許是該好好考量這一點了

 

秋意濃濃的天氣涼涼的

懶怠的心散落在四周的地板上

我躺著發呆,享受你身上某個適合倚靠的角度和溫暖

恩,是時候開始收拾了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y heart is beating so fast.

You almost catched me, didn't you?

 

Everytime I went into the trap then got hurt.

But not this time.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感覺你好像是看不到、不想看或是根本unfriend我

我還是要謝謝你

謝謝你給我的94分作品集

謝謝你讓我寫出的那幾首美麗的歌

謝謝你讓我寫出那麼多美麗的詩句

謝謝你給我的一點點很微弱的回憶

謝謝你一直都是你不會改變也不曾改變

謝謝你從來不願意對我付出任何一點點

謝謝你的笑聲

謝謝你讓我明白腦袋打結是可以人為除去

謝謝你讓我成長讓我痛哭失聲讓我徹夜未眠讓我飲酒度日

謝謝你什麼都不做的同時就已經讓我成長了這麼多

謝謝你不願意回覆我,讓我徹底的死心

 

我說過多少次永別?

 

很多很多次了

 

我希望這是貨真價實的真正的最後一次。

 

我討厭你不愛我

 

我討厭我們沒有緣分

 

 

我喜歡你

 

但那不過是大腦打結

 

我愛他

 

是因為我們互相需要

 

我該醒來了

 

我該停止買醉

 

我該停止把你放在某個角落欣賞

 

對不起

 

昨天     生日快樂

 

我們    就此道別吧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半點用
醜陋噁心的垃圾
腐朽的惡臭正瀰漫

多餘的一切思考
不過是令人作嘔的廚餘
緩慢流動
逐漸發臭
我什麼時候才能學會遠離

一坨爛泥的心情

一種不能言喻的感情

我曾幾何時可以笨成這樣

我恨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了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鬆了一口氣卻淡淡的難過

 

只是一秒

 

只是一個輕輕的無聲嘆息

 

為你說點什麼也好

 

說謝謝

 

94分那麼高的作品集,有一半的分數是給你的

 

說生日快樂

 

請問你想要哪一張CD,JUSTWAY還是TRAVIS

 

我就是學不會

 

沒關係的

 

我的日子還在過

 

你的日子更是過的自然愉快

 

知道你還在某個地方生活

 

活得好好的就夠了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ondon-Fashion-Week-Day-001  

 

今天碰巧看見這篇文章:請您讀完之後,再思考時尚重不重要?

我想內容寫的都沒有錯,但我卻都不同意,以至於關於手錶我仍完全認為可以淘汰...。

 

時尚的確是能表達自我意識的方式之一,這個藝術形態與大眾文化結合很深,千變萬化地被應用於生活中。從設計師、打板到布料商、成衣製造、從紐約時裝周、流行雜誌到全球各地仿風潮、零售業等,每個環節都在這個藝術裡做了一點貢獻,這從來不是一個人的藝術品。每個消費者則可依照自己經濟能力及所需選購衣物配件。

 

每個人想要怎樣穿搭採購都是個人自由,這些都沒有問題,問題是物質主義在這個產業變得像是巨獸般吞噬一切。美麗的衣服就是美麗,我不反對,但是每一件名牌都達到十幾萬上百萬?“我不需要也不想要”但是卻需要七八個不同的包包?他只是點醒了我看見根本的物質過剩及富裕的後遺症。

 

為了美麗製造過多不必要、重複性高的東西真有其必要性?或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這是我希望可以改良的方向,這是我對於時尚的態度。

 

 

回到手錶的事,我不懂為什麼不戴手錶就等於忘記去“表達自我”或是失去了“如何生活”的方式。不管科技怎麼進步演化,生活形態如何轉變,我們仍舊會保有我們自己,只要你有意識到你是一個怎樣的人。你的言行舉止,你與其他人的相處,你對待事物的態度,這些才是我們的真正姿態不是嗎?這從不是只有那些外在的繁雜呆板或服裝亮麗才可以表達的事。

 

建議:請回去好好複習銀魂龍宮篇再回來見我!!!!!! (跳痛)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2 Mon 2013 02:12
  • 散場

去年的8/16  也是大稻埕煙火的那天

我終於鼓起勇氣對妳說我要離開了

因為我做不到一心二用。

面對吉他的時候,我無法拒絕全力去付出

以勤能補拙的方式緩慢的進步

或許是因為我真的喜歡,還是我只是不想輸給妳

又或者其實我只是喜歡妳和妳的夢想

關於妳我想我有很多複雜的情感

關於樂團也是

我對於樂團的夢很小

只是很喜歡大家一起往前衝的感覺,至於衝到哪裡,其實我並不在意

只是很喜歡苦練吉他玩吉他的感覺,對於作曲或編曲,卻總是沒有靈感

雖然經常累掛、沒天份、沒進步、沒有用

但是還是非常近乎自虐的,以我自己的方式和腳步用盡全力的努力著

然後總是會有很多快樂動人的回憶

 

但是這次,輪到我自己的夢想了

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話就辦不到的那種

 

其實離開那天,練完最後的一次團

我自己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哭得像笨蛋一樣

我感覺我拋下了太多對我而言好重要的東西

像是流沙一樣從我的手中消逝了

置自己於死地卻不知道有沒有後生的感覺

“....已經不能回頭了吧。” 我那時候是這麼想著的

何況也已經找好一個很厲害的吉他手,我想這樣對團也好。

 

中間約莫是聖誕節的時候去看了他們的表演

和去年我們表演時是同一個場地,卻是不同的團員

從台上到台下,內心真的是百感交集

其實非常難受卻要保持微笑。

但是新的吉他手確實很強,覺得整個氣勢都不一樣了

雖然風格部分還要再磨合一下,卻是很棒的開始

 

結果大約在過年之後,新上任的吉他手卻搞失蹤

妳只好問我可不可以回來幫忙錄音

其實我心裡默默的興奮

可是我還是盡力幫忙去說服那個吉他手回來

畢竟我真的覺得他很厲害,或許錄出來的東西會很棒

結果他只是一坨屎而已,完全失聯,沒有任何交代自動人間蒸發。

我根本無法放任他如此的糟蹋這機會

非常生氣這個團在他心目中是多麼不值

而這個團在我心中卻還是排在第一

甚至仍然超越了我自己的夢想

這件事還是讓我非常驚訝...

難道其實我只是不敢承認我有多喜歡樂團

難道其實只是我不敢去夢想的更大而已嗎

 

總之,我總算領悟到我這輩子是不可能放棄吉他了。

孽緣阿,為什麼老天不生一點天分給我!!!

我練琴的時間可能是別人的十倍,成效卻感覺是別人的一半

 

回到故事...

鼓起勇氣,卻完全沒有勉強的

接下了錄音這個重責大任

回到了團

我卻累的很快樂很快樂。

 

錄音真的好累好累。

每天都編曲練習到凌晨三四點

手指經常麻掉,隔天一大早還要恍神去上班

然後錄音的時候還是會錄不準錄太久或是臨時改編

壓力很大,可是滿爽的

尤其是聽到混出來的歌

簡直都快哭了

我覺得音樂真的是一個好大的一門藝術

本來以為...不過就是一首歌不是嗎?

他其實是很緩慢很精細的逐漸雕刻而成的一段聲音

各種器材技術編曲混音甚至是壓制唱片等

全部都大有學問,需要很多專業

其實好難好難

我們這才只是努力著捏出一點點屬於我們的形狀而已

 

然後就是三場的告別演唱會。

 

EP錄好,做好了,妳也即將去唸書了,大家都有著各自的事情要忙

8/7最終場演唱會,也圓滿結束了

我們在摩斯待到三四點,遲遲不願離去...

突然之間,我深怕這一別就會是一輩子

但是我們沒有人哭,我哭不出來只是一臉倦意

回到家已將近五點,抱著一大箱的EP背著重重的琴

直到這個時刻,我才感覺到真正的結束

剛才的再見也是真的再見,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

和上次離開的時候的感覺不太一樣

這次所有人之間的連結都不在了

所謂的傑士塔威不在了

我們再次恢復成一個個獨立的自己

我無聲的痛哭著

 

還好有錄好的EP

證明我們曾經存在。

我只敢拿在手上看

根本不敢好好的去聽

就算到了今天也還沒辦法

 

我覺得我根本捨不得把它賣掉。

 

我不相信我們會走散

我們一定還會在音樂的哪裡碰面的

一定。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今天的新聞台南男童割喉案進展,不禁想起當時沸沸揚揚的死刑存廢問題。

 

我想死刑初始意義是來自於以眼還眼的報復心態,而目前它衍生出的意義則有嚇阻罪犯、成本較低、撫平傷痛、作為談判條件等這些外在的好處。

 

從因果及功能性去探討的話,到底我們有沒有權利剝奪罪犯的性命?如何去權衡罪犯的生命價值?

 

罪犯因為侵犯他人權力而被剝奪人權(例如自由權、公權力、財產所有權,如果有死刑則包含了生存權)以作為一種懲罰及警示。

 

如果是考慮犯罪的人權問題,那剝奪其他的權利也剝奪了他部分的人權,為什麼偏偏在死刑有問題?因為其他權利的剝奪仍有返還的機會, 而死刑則一旦實施了便無法挽救。

 

為什麼會有需要返還權力?一是我們認定犯罪仍有改過向善的機率(這部分我不清楚是否有統計數據顯示多寡),因此就算是無期徒刑,仍然有25年可以假釋出獄的規定,然而一旦被執行了死刑就不可能有這個機會;二是我們的制度仍然有可能造成冤獄,當冤獄被發現,人卻已死去將造成無法彌補的傷痛,幾乎等同於另一種形式的犯罪,例如江國慶案

 

很多人對於廢死會有這樣的疑慮:會不會有罪犯的本性是極惡永遠無法改過自新,然而廢死後被假釋出獄,就又開始殺人?一再失去無辜的性命?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畢竟我們根本無法徹底明白人心,但同時我們也無法證明所有的判決都是公正無誤剛剛好,因此這是相對的兩個極端:廢死可能放出那些極惡之人,不廢死則可能造成有冤獄冤死或是判刑過重。

 

這兩個極端無解,都是不可抗力的因素導致(絕對的邪惡和絕對的公正都是不可控制的),也無法避免,結果更是無法計量誰好誰壞,然而兩者的共通點就是都會失去無辜者的生命,在這一點上他們是一樣的糟。

 

死刑還有遏止犯罪的功能,多數犯罪者害怕死刑,可能讓犯罪率或是重罪犯變少,如果廢除死刑可能導致犯罪率升高,勢必要以其他罰則來替代此功能。如果說有一種罰則可以更有效的遏止犯罪卻又並不侵犯到人權裡最根本的生存權,或是侵犯的人權為可逆性,那這種罰則必定要比死刑要來得更好。

 

我個人認為那會是鞭刑、酷刑等。也許你會覺得這樣也很不人道,但是比起殺人,將一個人的存在歸零,傷人可能是較好的選擇,但說不準可能會產生什麼副作用其傷害更大於剝奪生命?例如不當的管教酷刑也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心理創傷,導致人格轉變等....或許需要專家詳細的設計成可以令其對於犯罪行為本身產生不由自主的恐懼感而不傷害其他人格感受,導向自然而然的不去犯罪?不知道有沒有這類的專家?

 

如果從生命的本質上去討論,罪犯的生命是有價的嗎?該怎麼衡量?我們有權力處置嗎?

 

人人平等自由的前提是不傷害他人的平等自由。他的生命本該和我們的一樣重要,不論他的自由思想是好是壞,也不論他的所作所為是對社會有貢獻或是對社會有傷害,除非他傷及別人的平等自由。他傷害了,因此我們使他與我們不平等(剝奪部分的人權),但我們是否有權可以將一切人權的根本-生命的本身剝奪?

人類生命的價值來自於人對自我的實現,我們的理性思維值得尊敬。然而罪犯卻無法將他人的生命等同於自己的生命視之,這是邪惡,是不公不義。但我們對於這樣的人的生命如何看待?你殺他所以我就可以殺你嗎?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他的生命價值的確在我心目中被貶低,但我並不能因此擁有奪取他生命的權力,因為我並不全然地瞭解這個人。即使情感上再怎麼激昂憤怒我也不應該因此而將他殺死,因為這會是個不公不義的抉擇。

 

假設都是犯了可判死刑的重罪,應該要考慮他的動機及改過的能力。是由於全然純粹的自由意願導致?(純粹的惡,為了該作惡的事而做)或是有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共同造成?(破碎家庭、童年陰影、生理不全等);是有可能可以改過向善,或是完全不能?四種排列組合中,我認為只有在純粹的惡且完全無法改過時,才應該要對他使用死刑,但是目前我們仍無法百分之百斷定一個人的惡到底是不是全然因他而起,也無法知道到底誰才是完全沒辦法改過向善。

 

或許你會說現在誰在看哪些是不可抗力哪些是自由意志導致的,現在是看結果論,就是只看他錯多少就給他本人多少的懲罰。沒錯,但是許多確知的不可抗力因素我們會盡力治療、輔導或減刑(吧),我也尚未想到更好的方法能夠整治邪惡,畢竟我們仍然不能完全確知這方面的因素該如何量化、分配罰則。死刑是這類懲罰的極端,理應只用在最極端之惡人身上,但我們整體上卻無法更進一步更公正理性的確認其邪惡的本質以及改過的能力,如此便容易濫用、誤用。

 

很多人會說為什麼要保護罪犯者的人權,他們從頭到尾都根本不尊重受害者的人權,那麼那些受害而死的人,他們的生存權又在哪裡?加害者不尊重受害者的生存權,不表示我們也可以照樣去不尊重加害者的生存權(否則就是以眼還眼,無原則可言)。我們的確仍然做不到像關鍵報告那樣能夠預防犯罪,及時保護受害者的生存權,但是不表示我們就沒有尊重受害者的生命,這並不能構成必需使用死刑的理由。另外如果照著這個錯誤的邏輯繼續反推,那麼贊成死刑的人是否也間接侵犯了受冤獄者的生存權?畢竟誤判就跟邪惡一樣,都是人無可避免而不能控制的。

 

講了這麼多到底要不要廢除死刑?

 

我個人的建議是廢除,但絕對要有配套措施如以鞭刑、酷刑替代重罪刑罰等。因為我們並非全知全能者可以知曉全部的罪惡來源,因此我也不認為有誰可以真的找出百分之百的邪惡者讓他被剝奪生命。但是有必要為了遏止犯罪給予他們心靈上的恐懼感及創傷,以防止極惡之人願意以身試法再次犯罪。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