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今天的新聞台南男童割喉案進展,不禁想起當時沸沸揚揚的死刑存廢問題。

 

我想死刑初始意義是來自於以眼還眼的報復心態,而目前它衍生出的意義則有嚇阻罪犯、成本較低、撫平傷痛、作為談判條件等這些外在的好處。

 

從因果及功能性去探討的話,到底我們有沒有權利剝奪罪犯的性命?如何去權衡罪犯的生命價值?

 

罪犯因為侵犯他人權力而被剝奪人權(例如自由權、公權力、財產所有權,如果有死刑則包含了生存權)以作為一種懲罰及警示。

 

如果是考慮犯罪的人權問題,那剝奪其他的權利也剝奪了他部分的人權,為什麼偏偏在死刑有問題?因為其他權利的剝奪仍有返還的機會, 而死刑則一旦實施了便無法挽救。

 

為什麼會有需要返還權力?一是我們認定犯罪仍有改過向善的機率(這部分我不清楚是否有統計數據顯示多寡),因此就算是無期徒刑,仍然有25年可以假釋出獄的規定,然而一旦被執行了死刑就不可能有這個機會;二是我們的制度仍然有可能造成冤獄,當冤獄被發現,人卻已死去將造成無法彌補的傷痛,幾乎等同於另一種形式的犯罪,例如江國慶案

 

很多人對於廢死會有這樣的疑慮:會不會有罪犯的本性是極惡永遠無法改過自新,然而廢死後被假釋出獄,就又開始殺人?一再失去無辜的性命?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畢竟我們根本無法徹底明白人心,但同時我們也無法證明所有的判決都是公正無誤剛剛好,因此這是相對的兩個極端:廢死可能放出那些極惡之人,不廢死則可能造成有冤獄冤死或是判刑過重。

 

這兩個極端無解,都是不可抗力的因素導致(絕對的邪惡和絕對的公正都是不可控制的),也無法避免,結果更是無法計量誰好誰壞,然而兩者的共通點就是都會失去無辜者的生命,在這一點上他們是一樣的糟。

 

死刑還有遏止犯罪的功能,多數犯罪者害怕死刑,可能讓犯罪率或是重罪犯變少,如果廢除死刑可能導致犯罪率升高,勢必要以其他罰則來替代此功能。如果說有一種罰則可以更有效的遏止犯罪卻又並不侵犯到人權裡最根本的生存權,或是侵犯的人權為可逆性,那這種罰則必定要比死刑要來得更好。

 

我個人認為那會是鞭刑、酷刑等。也許你會覺得這樣也很不人道,但是比起殺人,將一個人的存在歸零,傷人可能是較好的選擇,但說不準可能會產生什麼副作用其傷害更大於剝奪生命?例如不當的管教酷刑也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心理創傷,導致人格轉變等....或許需要專家詳細的設計成可以令其對於犯罪行為本身產生不由自主的恐懼感而不傷害其他人格感受,導向自然而然的不去犯罪?不知道有沒有這類的專家?

 

如果從生命的本質上去討論,罪犯的生命是有價的嗎?該怎麼衡量?我們有權力處置嗎?

 

人人平等自由的前提是不傷害他人的平等自由。他的生命本該和我們的一樣重要,不論他的自由思想是好是壞,也不論他的所作所為是對社會有貢獻或是對社會有傷害,除非他傷及別人的平等自由。他傷害了,因此我們使他與我們不平等(剝奪部分的人權),但我們是否有權可以將一切人權的根本-生命的本身剝奪?

人類生命的價值來自於人對自我的實現,我們的理性思維值得尊敬。然而罪犯卻無法將他人的生命等同於自己的生命視之,這是邪惡,是不公不義。但我們對於這樣的人的生命如何看待?你殺他所以我就可以殺你嗎?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他的生命價值的確在我心目中被貶低,但我並不能因此擁有奪取他生命的權力,因為我並不全然地瞭解這個人。即使情感上再怎麼激昂憤怒我也不應該因此而將他殺死,因為這會是個不公不義的抉擇。

 

假設都是犯了可判死刑的重罪,應該要考慮他的動機及改過的能力。是由於全然純粹的自由意願導致?(純粹的惡,為了該作惡的事而做)或是有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共同造成?(破碎家庭、童年陰影、生理不全等);是有可能可以改過向善,或是完全不能?四種排列組合中,我認為只有在純粹的惡且完全無法改過時,才應該要對他使用死刑,但是目前我們仍無法百分之百斷定一個人的惡到底是不是全然因他而起,也無法知道到底誰才是完全沒辦法改過向善。

 

或許你會說現在誰在看哪些是不可抗力哪些是自由意志導致的,現在是看結果論,就是只看他錯多少就給他本人多少的懲罰。沒錯,但是許多確知的不可抗力因素我們會盡力治療、輔導或減刑(吧),我也尚未想到更好的方法能夠整治邪惡,畢竟我們仍然不能完全確知這方面的因素該如何量化、分配罰則。死刑是這類懲罰的極端,理應只用在最極端之惡人身上,但我們整體上卻無法更進一步更公正理性的確認其邪惡的本質以及改過的能力,如此便容易濫用、誤用。

 

很多人會說為什麼要保護罪犯者的人權,他們從頭到尾都根本不尊重受害者的人權,那麼那些受害而死的人,他們的生存權又在哪裡?加害者不尊重受害者的生存權,不表示我們也可以照樣去不尊重加害者的生存權(否則就是以眼還眼,無原則可言)。我們的確仍然做不到像關鍵報告那樣能夠預防犯罪,及時保護受害者的生存權,但是不表示我們就沒有尊重受害者的生命,這並不能構成必需使用死刑的理由。另外如果照著這個錯誤的邏輯繼續反推,那麼贊成死刑的人是否也間接侵犯了受冤獄者的生存權?畢竟誤判就跟邪惡一樣,都是人無可避免而不能控制的。

 

講了這麼多到底要不要廢除死刑?

 

我個人的建議是廢除,但絕對要有配套措施如以鞭刑、酷刑替代重罪刑罰等。因為我們並非全知全能者可以知曉全部的罪惡來源,因此我也不認為有誰可以真的找出百分之百的邪惡者讓他被剝奪生命。但是有必要為了遏止犯罪給予他們心靈上的恐懼感及創傷,以防止極惡之人願意以身試法再次犯罪。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並不可愛
並不討喜
並不令人快樂

我並不勇敢
不服輸
不想輸
不敢輸

我不喜歡失敗
太過不喜歡

努力去失敗
去勇敢一次
不管是怎樣

好不好?
 
 
 
 
 
 
 
 
 
 
 
 
 
我覺得妳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女生又多才多藝,會吉他、作衣服、喝咖啡、喜歡看銀魂,以後我找不到人討論銀魂該怎辦!!希望妳可以完成所有你想做的事完成所有的夢想。
 
 
 
 

清醒的時候總是彷徨失落

喝醉卻反而清醒

我對於你是不同世界的存在

你對於我是腦袋打結的天然失誤

縱使我多麼喜歡你

你卻是那失敗的其中之一

不需執著於

不存在的一點上。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就最喜歡秘密基地了

在那裡,所有的秘密,不論是否早已荒廢頹散

全都溶在空氣中一般

光是呼吸就覺得興奮

 

但我的秘密基地

空氣密度卻很高

每次走進這個秘密基地

都難以呼吸、步伐猶豫

即使晴朗微風,也不過偶然

晴天的時候我們只顧著歡笑、愉悅自己

並沒有時間保管什麼秘密

所以,我的秘密基地

向來只存放著那些

拖行緩慢的

沈重卻華麗的衣裳

 

對於別人的秘密,我們總是欣然接受、高談闊論

對於自己的秘密,卻總要疼痛翻攪的琢磨推敲

 

也許秘密一直都是太沈重的

直到超過孤獨的負荷

只好找一些地方、一些人、一些方式

作為秘密基地

分擔一點重量

 

所謂的秘密基地其實是有限公開秘密的基地吧。

 

不知不覺

這裡已經是屬於我的唯一地盤了

不受外界干擾

不需對誰解釋

不用遮掩隱藏

不論誰看見了或沒有看見

也都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這是一個保衛森嚴的秘密基地

隱形的空間塗鴉著大量複雜的心情

存放著那些某時刻的深刻記憶

釋放著從來不願意承認的陰暗面

 

那黑  從來就一直都在那裡

只是我從來不願正眼瞧著他

我鄙視他   冷落他   他成為悲慘的孤兒

只能在下雨天流落街頭   被我不慎撞見

我為他悲傷   卻從不明白

是我讓這一切悲傷

 

 

直到有天,我看見自己真正的模樣

才發現是我一直都在孤獨流浪

 

然而我還是

還是只能把我自己

安置在這秘密基地

至少   現在

還能夠安穩的休息

 

我還是我嗎

那些從前的我

是誰?

我能夠一直住在這裡嗎

會不會有天

我也會想從這裡逃跑

逃到有著陽光的地方

黑的有光澤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張1973年的專輯,我卻到今年才第一次認真的聽他。小時候曾好奇找來聽過一兩首,畢竟是號稱搖滾樂史上最經典的一張專輯之一,對於一個剛踏進這塊地的小鬼來說,當然是希望可以馬上體會一下.....但是呢....可能是那時聽的音樂類型很有限,還無法欣賞這樣的音樂(有時只有配樂、聲音的表現)總之就是根本沒印象就換聽punk了XDD。

 

這次,從第一首到最後一首,然後又重覆的聽了數十遍,覺得太完美。

 

      當年這張專輯是在倫敦的Abbey Road Studios錄製的,是的就是你心裡想的那個Abbey Road,Beatles幾乎所有的專輯、單曲都誕生於這個錄音室。而這張月之陰暗面的聲音工程師Alan Parsons也正是Abbey Road、Let It Be的聲音工程師,他大膽的採用當時最先進的錄音技術,包括四軌混音、tape loop等,流暢的實現了整張專輯的調性。自從1973年第一版問世後,待在billboard上面長達15年之久(1973-1988)!!現在時代已經離的越來越遠,卻絲毫沒有磨損這張專輯的光芒,又陸續出了20週年跟30週年的remaster版本,加入了環繞音效的處理等更先進的聲音科技,也重新復刻了當年的黑膠唱片版本等。

 

      編制龐大卻有整體性,所有的歌都連貫在一起,有些有主唱、歌詞,有些則是直接以演奏或各種聲音的形式來表達情緒。主題的輪廓,層層疊疊的隨著曲目逐漸變得激烈而明白,月的陰暗面永遠不會被地球人所見,如同每個人心中都有那陰暗的一面,平日的壓抑下卻不曾顯現過。

 

SPEAK TO ME  給你一個充滿?的開頭,像是愛麗絲的兔子洞,一不小心就會掉進去。而等你整張聽完,一切就都恍然大悟,他其實是目錄一樣的存在。

 

BREATHE (IN THE AIR)  稍稍安撫剛才波動的情緒....you just breathe, but now you have to run.

 

ON THE RUN  緊湊的8個音符不斷旋轉變化,混亂、充滿壓力的一節,像是有什麼在後面追趕。有興趣的話可以wiki看看這裡面說話的聲音講了些什麼。

 

TIME  像是在總結前面的敘述,其實是時間總在追趕我們。solo非常好聽...

 

THE GREAT GIG IN THE SKY 這裡的“人聲樂器”是Alan Parsons 推薦的當年僅22歲的Clare Torry,非常美,狂放詠嘆了時間的盡頭。

 

MONEY  這首跟前面的TIME簡直是一組,呈對稱的方式排序,以嘲諷的口吻說明了金錢的必要和腐敗。薩克斯風和吉他solo都很棒

 

US AND THEM  平緩的爵士感開頭,繼續使用薩克斯風的慵懶,卻以特殊的和弦扣進強力的情緒,淡淡的敘述戰爭的無意義。

 

ANY COLOUR YOU LIKE  原本只覺得是很棒的Guitar solo 及合成音效,建議到wiki搜尋歌名,可以看到這個名字怎麼來的,仍然圍繞主題

 

BRAIN DAMAGE  點出了最後,最深層的精神異常,專輯名稱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也是出自於此,這首歌是在描寫前吉他手Syd Barrett精神異常,經常脫序演出的狀況。大家可以看看當年他們一起合作的歌,Syd喜歡使用很多不和諧的和弦,Pink Floyd的基本樂風幾乎在他的時期就確立起來,有著大量的solo樂章和迷幻氛圍。據說他後來因為精神方面的問題,在live時會演出和樂團完全不同的歌曲,完全偏離了常軌演出...,真的是十分可惜的事情。 


 

 

ECLIPSE  如果你仔細看看歌詞,可以發現他和BREATHE有著互相呼應的影子,並總結了整張專輯的概念,非常華麗的盛大結束,回到最初。

 

 

 

說了這麼多,不如就來聽聽吧,一開始請照順序將整張聽完,才能感受到他安排編制上的巧思。之後可以再回頭來細細品味每一首歌的涵義。

 

這裡給的連結是1973版本的,也是我最初重新開始聽的版本,在第一首跟第二首之間有切開,之後的版本則是全部連貫在一起,另外音色、環繞音效處理上都是更好的。

 

據說他們的live都是open jam,會呈現出更多風貌....QQ已經看不到了,我太晚開竅了...T^T不過youtube裡面還有留著許多演出的精華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算沒有人聽見我們的歌

那也不要緊

因為我們為自己而唱

一路上好多摩擦歡笑與燦爛

會一直陪伴我們

前往各自的路程吧

 

就算沒有人聽見我們的歌

只要我們還在心裡唱著

想起某個閃現的瞬間

只要還記得

其實什麼都尚未結束

 

也許只是個開始。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6 Sat 2013 03:43
  • Am I ?

      每次那樣想起你,總感到心是踏實幸福的,你就像隻貓,安穩的窩在我心的和眴角落。而實際上好不容易見了你,卻又馬上偏離那浪漫,開始漫不經心的飄散。是我太倔強不願表達嗎?但真的毫無刻意隱瞞。或許這只是人的本性,越是清晰越是容易失望,越是模糊越是有朦朧美感。

 

      回頭再看,我離開的原因很明顯,我刻意地遠離、逃跑,反覆疼痛,直到所有痛覺神經都麻木,用來保護你。像是本能一般的感覺到你的重要性,也許是因為你給的安全感是我一生都在尋尋覓覓的情感。你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可以放心去愛放心把一切給你的人。

 

      每個人都是由過去的各種陰影組成的產物,我的陰影卻永遠解不開,被最親的人背叛的感覺非常可怕,好像隨時都會突然陷入沼澤,只能掙扎試著呼吸,試想如果你這樣生活了10幾年會是什麼感覺。

 

      我開始得到了就需要失去。毫無安全感可言,所以我的愛很強制、很危險,非常佔有慾,害怕任何一點點被背叛的可能性,因為我根本沒辦法再承受任何一次,所以總是,我只好先背叛別人。最嚴重的時候甚至是只要到手了就會馬上滿足而甩掉他,這非常的可怕,然而我當時根本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是這樣...。如果我放不了手,我就毫無選擇的只能因缺乏安全感而得憂鬱症。

 

      然而看似不可能的組合卻是最好的組合。我一開始並不愛你,一點也不。勉強交往了,我將要求開得很低很低,不去在意,就不會被背叛。然而10分就能及格你卻總是傻傻的努力要達到100,那讓我感到慚愧,因為我根本不敢給任何人那麼多那麼完整的愛,光是顧及我自己就已經很難,只夠蠻橫地建立那些安全感而已。而你卻用那些幫我建造起來了,我所需要的城堡。

 

這樣一路分析下來,真的覺得很驚人,這就是所謂的命運嗎?

 

如果我一開始就對你有好感,是不是反而會分手?

 

如果不是那樣悲慘的過去,是否我就會輕易地放手?

 

我們也許是註定要一直在一起的吧。

 

 

謝謝你

 

一直這樣陪著有缺陷的我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9 Sat 2013 03:59
  • 失眠

千萬不能告訴你我成天狂妄的幻想

卻走漏在我瞬間的靜默

實質上無任何事實產生

但我的內容卻驚濤駭浪的船難

 

無心   讓身體失去觸覺

只是緊抓著漂浮的木板

沈浮朦朧

 

果然是適合孤寂一輩子的狂人

如果就這樣放手

沈沒

也是另一種漂浮不是嗎

 

需要猛烈的衝擊的矛盾的甚至失敗的

愛人或被愛

才能感到我是真的存在

真的是有病

我得了一種不憂鬱會死的病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著圈  和著酒   捲髮紛飛如夏季的雲

我在狂笑悲愴之間老去

沈澱   懸浮   跟著月的陰晴週而復始

在明暗之間   那陰影從未缺席

既是一抹輕鬆的微笑又如一囊鉛重的包袱

只能順著走   別無選擇

 

請別將我忘記

我卻想將你忘

請別見怪

於你於我

我們是不同的意義

我不肯接受我的

也不願承認你的

 

也許我們能在哪個前世或未來

一起看見光明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ad-clown_  

 

我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

天空總是陷落   晦暗不明

身邊所有事物都是trigger

不管在人前看起來多麼正常,甚至開心

一旦轉頭,眼淚就在那裡等著

為那些可惡而令人心碎的,我愛上的男人

眼淚在失眠的夜裡無法控制地流

天亮了,紅腫的雙眼戴上眼鏡就能掩飾

總是不會有人察覺,因為我藏得很好

後來我有一次學會了在深夜喝酒寫字唱歌

就比較不會哭

但隔天就變成胃痛

 

希望有天,我能看著你單純的傻笑

傻傻的那麼快樂的笑著,在有你的世界

對我來說簡直奢侈

誰知道有沒有那麼一天

 

憂鬱大海,再見

我要回到陽光充足的海岸生活了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5 Sat 2013 01:26
  • 彆扭

我給自己多少藉口

各式各樣的走開、忽略、遺棄、痲痹

試著將你轉化

在每一次的位置、歌曲、文章、電影

 

彆扭

 

再用更多字眼搪塞自己

卻經常

解釋不出原因的

鬼祟靠近  靜態傷心

 

其實

是不敢面對

那份心情和那份真實吧

 

如果一切只是我無可救藥自導自演的小劇場

那麼,能夠殺青就好了

我好想跑走

到一個永遠看不到你的世界

永遠不用再想該拿你怎麼辦

 

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

只要碰到和你有關的人事物

我就開始流失我自己

好像流血一樣

一滴滴濺開在地面

蔓延成壯烈的時空

而我只是暈眩軟弱無力

Reb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